• 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御靈新世界 > 一百四十八 南無鬼夜叉(求推薦)
        這個異變,身處在石室之內的黎明自然感受到了,他心中一沉,也猜到了估計是那強大邪靈從陣法的封印中逃了出來。

        但黎明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還得先看著敖音,它還沒從突破中蘇醒過來。

        到了敖音這個等級,每一次突破都不再簡單,所謂修煉都是逆天之舉,修為境界越高,那每次在境界突破時所要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強大,越困難。

        渡過是強大,渡不過就是衰退乃至死亡。

        幾百年難有寸進的敖音此刻突然突破,有些措手不及,去也不是全無對策。

        敖音乃大黑暗天龍,雖然并非成就真龍,但卻也是逼近于真龍,有著自己得天獨厚的修煉天賦。

        真正困難的地方是在于打破瓶頸,但如今因為神異的神奇糖果,已經突破成功,這就好像一個走不穩路的人,已經兩腳跨過了最難的門檻,它現在要做的就是站穩而已。

        “哼!”敖音嬌哼一聲,雙眼睜開,露出一對金黑色的獸瞳,一股氣勢外放出去。

        見敖音醒過來,黎明自然心中大喜,但對方突然釋放出來的氣勢,卻把靠得太近的黎明擊飛出去。

        黎明只感覺自己是被一個無形的大手,被貼著全身推飛出去,這驚人的倒飛速度,他毫不懷疑自己就這樣撞在墻上,肯定是免不了受傷。

        嗖!

        一道金黑雙色流光來到了極速倒飛的黎明身后,一只玉手伸出,輕松的就接下了黎明,并將之摟在懷中。

        黎明只感覺自己身處于溫熱的軟懷當中,好聞的幽香傳入鼻中,他愣愣的看了眼面前的絕色女子。

        “謝謝你,阿明,龍娘突破成功了。”敖音微笑道,她此時此刻的容貌變得更加年輕了一些。

        她此前的形象更像是一個三十好幾的美婦,現在看起來模樣更似是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女子,原本白霜的兩鬢此刻全部變為了濃密黑發。

        那一頭黑色的秀發如瀑垂落在兩肩,配上這精致漂亮的五官,美得驚心動魄。

        黎明從詫異的愣神中恢復過來,他笑道:“恭喜你,龍娘。”

        再次探查敖音的狀態,發現由于絕天陰龍陣被破,敖音不再是陣眼,壽命加速流失的debuff已然消失,壽元更是多了四十年。

        震感越來越強烈,石室的天花板開始碎裂,碎屑在掉落下來。

        黎明和敖音對視一眼,只聽敖音說道:“阿明,我們趕緊出去。”

        “嗯。”剛應一聲,還不待黎明起來,他就感覺自己被一個細膩的手摟住了腰身。

        只見敖音俏皮的對他眨了眨眼睛,聽她說道:“這樣出去,會更快一點。”

        轟!

        在黎明懵逼而后驚恐的眼神中,敖音另一手舉起,從原地蹦跳上去。那看起來嬌弱無力的白嫩素手,卻如同強力挖土機一般,形成一個靈力護罩,突破石室的天花板,推開土石,向石室外穿出去。

        ……

        很快的,這邪靈峰的特殊異象引起了留心于此地的人的注意,比如,守在落日山脈之外驛站的副院長大人。

        那鳥獸逃散的來向正是邪靈峰,副院長大人立馬拍桌而起,直覺告訴她,邪靈峰上出事了,她將幾塊靈石拋給驛站老板之后,就騎在召喚出來的巨鷹身上,朝著邪靈峰趕去。

        驛站老板,一位看起來樸素的微胖中年婦人,將那幾塊靈石收進懷中,慢慢的走向副院長之前坐的那個位置,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用余光瞥向那巨鷹前進的方向,搖搖頭,道:“當初就說封印靠不住的嘛……”

        僅僅是一會兒的功夫,黎明連土層都沒怎么看清楚,就來到了地面外。

        只見外面的世界沒有耀眼的太陽,只有黑壓壓的烏云,和一個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大黑色光球。

        黎明從敖音的懷抱中走開,注意著周圍,目光仔細的巡視著一切,突然,他就看見了一個一臉狂熱虔誠的注視著黑色光球的黑衣少年。

        那少年的模樣,黎明也認了出來,他驚訝的叫道:“是,郭無量!?”

        似乎感受到了某人的目光,郭無量的視線也轉了過來,他那閃爍著妖異紅芒的眼睛掃過敖音,來到黎明身上,他獰笑道:“呵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的好同桌呀。”

        郭無量此時的狀態很怪,渾身散發著一股詭異的黑氣,與平時接觸的八系御靈使的氣息不同,這更像是邪靈使的御靈力氣息,狂躁暴虐還帶著血腥。

        嘎巴!

        郭無量仿佛沒有痛覺一般,用力咬破著自己的大拇指,口水混合著破皮流出的血液滴落下來,兩眼帶著血絲,目眥盡裂,怪笑著說道:“看到你,我真的很高興,高興的想將你切碎,抓起你的肉,蘸著從你腦子里爆開的血液吃掉。”

        聞言,黎明嘖了一聲,十分嫌棄,這種惡心的言論也說得出來,光是腦補一下畫面他就覺得厭惡。

        至于感覺惡心想吐?不存在的。黎明的心里承受能力極強,不然前世也不會是業界強手。

        黎明并沒有想和不知道腦子哪根弦爛掉的郭無量對話,而是干脆的無視了他,對敖音說道:“龍娘,這人是中邪了嗎?”

        敖音金黑色的眼瞳掃過一眼郭無量,便說道:“差不多,他被邪靈的低語給誘導了,心中的邪念被無限倍放大。”

        “有救嗎?”

        “沒救了。”

        “哦。”黎明了然的點點頭,道,“那等下我就不用留手了,往死里打就行。”

        聽到黎明的話,敖音抿抿嘴,心道,總感覺自己的這個干兒子,在某些時候會很可怕。

        那是一種理性和冷靜,對與自己無關的生命,會直接無視其價值,滿不在乎。

        嗚啊!

        就在這時,黑色光球之中又一次發出了巨大的吼聲,那黑光球開始裂開,這光球就像蛋一樣,想要將光球中的生命孵化出來。

        咔噠咔噠……

        黑色光球被一雙青黑色大手給撕裂,一個青面獠牙的赤發鬼首同時伸出,隨著一聲怪吼,黑色光球被徹底撕開成兩半,光球之下的生命顯露出了真身。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