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超級殺手在身邊 > 第95章 喪鐘為誰而鳴
        溪山大學。

        林寒開著面包車,進入校門,剛要轉入停車場,便在林蔭路上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背影。

        是陳茵和王芳容。

        兩人并肩,正朝教學樓區域走去。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林寒沒想到剛好碰上了。

        林寒立即在路邊停了車,拿出一副事先準備好的項鏈。

        “陳茵!等一下。”林寒下了車,便高聲喊道。

        陳茵和王芳容聽到聲音,一齊回頭一看。

        陳茵看到是林寒,俏臉一變,低下頭,匆匆拉起王芳容的手就要走。

        “茵茵!你干嘛呀?”王芳容被陳茵拉著跑了幾步,連忙停下來,掙開了她的手。

        陳茵道:“你不走,那我走了!”

        “唉呀,先聽聽看林寒有什么事呀?”王芳容說道。

        陳茵低下頭,眼中閃過一抹難過的神色,道:“他能有什么事?快走吧。”

        林寒看著這一幕,心里也是有些苦澀。

        看來,林寒和她說出自己有未婚妻這件事,她好像要與自己斷絕來往了。

        但是想起報警裝置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林寒還是硬著頭皮追了上去。

        陳茵見林寒已經過來了,也就不再說話,默默地低著頭。

        她抱著書,手指卻是無意識地扣著書脊。

        王芳容見狀,也是嘆了口氣。

        “林寒,你找茵茵有什么事情嗎?”王芳容見陳茵不說話,便主動開口了。

        林寒苦笑地看了她一眼,道:“也沒什么大事,我想送給茵茵一個小禮物。”

        說著,林寒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從公司出來前,林寒讓葉飛瑤將每一件首飾都打包裝好了。

        李創已經是個年過五十的男人,顯然沒有想到這一點。

        林寒要是直接拿出來送人,那也顯得太潦草了。

        王芳容從林寒手中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頓時驚訝道:“哇,好漂亮的水晶項鏈。”

        陳茵雖然一直低著頭,可當她聽到王芳容的話時,還是忍不住用余光瞥了一眼,看到那在陽光下熠熠發光的水晶項鏈,芳心不禁一顫。

        林寒解釋道:“其實這不僅僅是一條簡單的項鏈,它還有危險報警的作用……”

        說著,林寒將功能和使用方式都介紹了一遍。

        王芳容贊嘆道:“你可真是有心啦,我替茵茵收下啦,謝謝你哦。”

        話音剛落,陳茵一急,道:“你不能收,還給他!”

        說著便要從王芳容的手里搶過盒子,王芳容卻是嘻嘻一笑,一個轉身,讓陳茵撲了個空。

        林寒頓時便有些尷尬。

        陳茵沒搶到項鏈,看著林寒,道:“我……我……”

        林寒笑道:“就是一個小飾品,不值錢,你就收下吧。”

        王芳容也笑道:“是啊,茵茵,以后你萬一要是遇到危險怎么辦?有了這個,我們也就不用再擔心啦。”

        陳茵無奈,哼了一聲,轉過面去。

        “對了,這兩天你們盡量小心一點……”話說到一半,林寒兜里的電話的猛然響了。

        林寒歉然道:“我接個電話。”

        拿出來一看,是石頭打來的。

        林寒剛按下接聽鍵,石頭的聲音便傳了過來:“老大,有鳥冒頭了!”

        聽到這句話,林寒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溫和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起來。

        他很清楚石頭話里的意思。

        骷髏懸賞令,有人接了!

        林寒聲音低沉道:“我知道了,等我過來。”

        陳茵和王芳容站在一旁,看著本來還好好的林寒,身上猛然迸發出一股攝人的氣勢,紛紛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那一束宛如實質般的銳利目光,令這周遭的溫度仿佛都驟然低了好幾度。

        王芳容還是第一次看到林寒的這一面,心中有些驚恐。

        不過陳茵卻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高世銘綁架她,林寒當時的恐怖程度絲毫不亞于此時。

        想起那時,如果不是自己一時心軟,她毫不懷疑,林寒直接把高世銘給殺了!

        想到這里,陳茵心中不由得一緊。

        是出什么事了嗎?他會不會有危險?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陳茵卻又立即在心里否定了,我不能關心他!

        林寒掛了電話,轉頭看見王芳容驚恐的眼神,氣勢陡然一收,恢復了正常。

        林寒歉然道:“抱歉……”

        王芳容奇異地看了林寒一眼,道:“你剛剛的眼神好恐怖……”

        林寒沒有辦法解釋,快速道:“你們去上課吧,我還有事……記住,這兩天盡量不要外出。茵茵,一旦遇到什么緊急情況,就第一時間用項鏈通知我!”

        說著林寒便轉身回到了車上,疾馳而去。

        陳茵看著林寒遠去的車影,抿了抿嘴唇,神色復雜。

        ……

        夜貓酒吧,林寒下了車,徑直走了進來。

        吳奇正在吧臺,看到林寒進來,連忙站起身打招呼道:“林先生……”

        林寒擺了擺手,道:“石頭呢?”

        “左先生在六樓客房……”

        林寒聞言正要上電梯,宋倩文從一樓后院走了出來,奇怪道:“林寒?怎么就來了?”

        林寒道:“哦……找石頭有點事。”

        宋倩文道:“我陪你上去吧?”

        林寒深深地看了宋倩文一眼,道:“你還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說完便進了電梯。

        宋倩文一怔,美眸中頓時流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

        林寒上了六樓,走進石頭的房間。

        只見石頭正坐在電腦面前,屏幕里赫然是骷髏官網的首頁。

        石頭見林寒走進來,凝重道:“老大,你看。”

        林寒看了過去,只見懸賞令那一欄中的任務狀態已經變更為已接受!

        果然,看來有人已經無法抵御三億美金的誘惑了。

        “兩個小時前,被人接下了。”

        “你等等……”林寒打斷了他的話頭,因為他的手機又響了。

        林寒拿出來一看,是林馨打來的。

        林寒見狀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

        “哥,你的懸賞被人接下了!”林馨道。

        “我剛剛已經知道了,查到是誰了嗎?”林寒說著,打開了擴音。

        “查到了!是幽靈!”林馨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寒和石頭相視一眼,發現彼此的眼神都有些吃驚之色。

        居然是幽靈,難怪有這個膽色敢接下這個懸賞!

        幽靈是鷹國人,他是一個獨行俠,雖然無法和天堂之息這種殺手豪門相比,但他的名氣在殺手界也是十分響亮。

        正如這個名字一般,幽靈猶如一只鬼魅,極其擅長暗殺。

        在已知的信息里,他出手的次數并不多,但每次出手總能無聲無息地收割掉目標的生命。

        雖然他在世界殺手排行榜上的名次一直在五十名開外,但毋庸置疑,這是一個頂尖的殺手。

        幽靈行事極為低調,即便是林馨也沒能查到更多的信息。

        而且林寒也沒有和他交過手,因此一時也無法得知幽靈的底細。

        “哥,能應付嗎?”林馨的語氣有些擔憂。

        林寒笑了笑:“放心吧,你石頭哥哥也來了。”

        石頭聞言,也笑道:“馨兒妹妹,放心吧,我和老大聯手,就是天堂之息的教皇來了,我也讓他有來無回。”

        “吹牛!你別壞我哥的事就好。”林馨毫不留情地嘲笑道。

        “……”

        林寒掛了電話,眼中閃爍著一抹冷色。

        石頭的神情也有激動……他已經很久沒有盡情的戰斗了。

        劍的真意不在殺,而在藏。但是藏鞘太久,卻會讓人忘記它的鋒利。

        也是時候讓那些人再度看一下,麒麟這把劍的鋒芒了。

        毫無疑問,喪鐘已經敲響。

        但,卻是為誰而鳴?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