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無敵天帝 > 第兩百五十七章 痛并快樂著
     看著碗里堆成山的菜,葉凡心中暗罵自己打腫臉充胖子,當即看向葉殘等人呢,葉殘直接把酒打開,朗聲道:“光吃菜怎么行,今天開心,要喝酒吧。”跟

        大力等人熟絡之后,葉殘其實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般淡然,至少他對認可的人,還是比較熱情的。當

        然,葉殘是了解葉凡的為人的,有難同當這種事葉凡最喜歡干,他要是不用酒把大家的話題扯開,下一刻葉凡必然要說好吃的大家一起分享,到時候自己和三弟大力估計都要倒霉。葉

        凡嘴角微微抽動,葉殘這般一說,他就沒話可以接了,也就是說,他碗里的菜只能自己吃了。

        好在還有美酒,當即把眾人的杯子滿上,笑道:“熏依,峰主,你們兩人酒量行不行,要是喝醉了跑到我房里的話……我這人不是很懂得拒絕的!”

        “不過是幾杯酒而已,你可能還不如我們呢。”白

        輕語聞言不由不服氣道,熏依的小臉也有些紅潤的點頭,酒這東西,她們還是第一次喝,不過都是習武之人,倒不至于一杯倒吧。葉

        凡也就是開個玩笑,再不濟元力一轉,酒精就沒了,不過葉凡喝酒不喜歡用元力,那不是喝酒,那是糟蹋,要么不喝,喝就要喝的爽快,又要喝酒又要用元力的人,葉凡看不慣。

        當然,白輕語和熏依是女人,她們喝酒隨意。

        幾人當即開始碰杯,葉凡也適時避開了白輕語精心準備的菜肴。

        “下午我去武閣峰領了五十萬積分,葉凡你二十萬積分,葉殘,葉鬼一人十萬積分,熏依和大力一人五萬積分,你們看怎樣?”白

        輕語臉色有些紅潤道,才喝了一杯酒怎么就有點暈乎乎的呀,不行,我可不能就醉了,我可是超凡境強者。“

        峰主,我不用這么多積分,你留二十萬積分備用,好歹是個峰主,一個靈器都沒有太沒面子了,還有三十萬積分全部給我,我負責他們的兵器升級和修煉計劃。”

        葉凡直接道,這也是他把潛龍峰真的當成了家,否則三十萬積分給他這句話他絕對不會說,畢竟要是別人聽到了還以為他要獨占大頭呢。不

        過在潛龍峰沒有事。

        白輕語輕柔道:“謝謝,那我卻之不恭了。”可

        能是酒精的刺激,白輕語比往日活躍了不少,另一方面葉凡說的也確實有道理,她一個峰主,連個差一點的靈器都沒有,這不是她的面子問題,而是潛龍峰的面子問題。

        嘭!突

        兀的一聲巨響,大力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粗豪的呼嚕聲響起,葉凡兄弟三人當即有些呆愣的看著大力,按照葉凡的想法,大力這個塊頭怎么也能夠跟他們比比酒量吧。

        大力后面是熏依,熏依早就雙目迷離了,這酒的后勁大的有點恐怖,就算葉凡三人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當即把酒壺拿起來仔細看了起來:醉中仙,這是一百積分才能兌換的極品烈酒。別

        說熏依大力等人,就算是酒量不錯的兄弟三人也有些吃不消,醉中仙最可怕的不在于它的烈,而在于它的后勁,一杯下肚,可能一分鐘以內你一點事沒有,感覺跟沒喝一樣,一分鐘以后,直接就不省人事。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醉意會越來越濃烈,而最讓人無語的是這種烈酒用元力無法祛除,沒有一點特殊性,怎么會要一百積分。

        這是真正的酒鬼最喜歡的烈酒,也會被一些修士用來做一些不軌的勾當,當初寧紅塵給北宮雪喝的酒就是醉中仙,好在北宮雪當時沒喝,否則怕是現在已經成為了寧紅塵的人了。

        “這酒有點暈……想睡覺了……”白

        輕語說話有些不清楚,接著第三個趴在桌上,葉凡三人面面相覷。“

        大力交給我們了!”

        葉殘直接道。

        “熏依可以交給我……峰主要不三弟你來?”“

        大哥為什么每次有黑鍋你都讓我背……”葉鬼頓時有些無語,在楚國墨王府的時候就是如此,每次蘇姨找葉凡麻煩的時候,都是葉鬼頂鍋。

        蘇姨多溫柔的人,頂鍋就頂鍋了,也沒什么大不了,但是白輕語,別看現在跟他們玩的好,但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也發現白輕語貌似有很嚴重的潔癖。要

        是知道她昏迷的時候被葉鬼抱到了床上,明天怎么死可以預料,他才不干。“

        大力這么重,二哥殘廢一個人夠嗆,我幫二哥,峰主和熏依都輕的很,大哥你穿著一千斤的重石甲都能跟寧紅塵打的你來我往,你肯定沒有問題。”“

        對,三弟過來幫我,我只有一只手。”

        葉殘當即朗聲道,葉鬼急忙跑了過去,利索的把大力扛著帶走,只留下葉凡一個人還有兩個可人的絕色麗人。

        他說過的,他控制力不行啊,你們要不要這樣?兩個人一起醉了……

        站起身,兩只手一手一個,摟著兩人的小蠻腰,兩種不同的幽香侵入葉凡的鼻尖,讓他忍不住獸血沸騰,強壓住心中的悸動,他直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大

        家聚餐的地方就是他的小院,這是就近原則,不然這么摟著兩個人去她們的閨房,葉凡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

        一路享受著快樂的折磨,或許是因為喝酒的問題,二女的雙手不自覺的亂抓,讓葉凡頓時有種把兩人一起就地正法的沖動。

        好在總算把她們放到了床上,葉凡松了一口氣,人倒是不累,但是心累,為什么每次都要給他這種想吃又不能吃的誘惑,他是正常男人,他也有生理需求,他很不喜歡用這種方式鍛煉自己的自控能力。看

        著床上任人宰割的兩道絕色身影,熏依依舊是那般嬌俏可人,白輕語則脫去了往日峰主的偽裝,不時說著一些夢話,大多數都是潛龍峰的事,甚至她在夢里還求楊蒼不要取締潛龍峰。

        聽著白輕語的夢話,看著她蒼白的臉色,那絕世的雙目之中淚水慢慢流淌,葉凡嘆了一口氣,一個武峰的重量壓在這樣一個嬌弱的女人身上,沒有人知道她承受了多少。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