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剑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硬闯出去
     “大首领,我让你走了吗。”

    魔雾的前边,传来一个揶揄的声音。

    神念中看?#21073;?#37027;位沈狼器尊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仗剑拦在他的前边,将他要逃出魔雾的方向堵住。

    方才那张召唤传送符正是沈放点燃的。

    那张符是在他杀的那两人身上搜到的。

    要将他耗死在魔雾里?

    那他就陪着他们玩,你们能设埋伏,他也能,这次他玩了一次大的。

    “原来是你……”拓跋川狠狠地一咬牙,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沈放哼道:“大首领,不是要玩吗,正玩的高兴,走的这么快干什么。”

    “给我让开。”

    拓跋川根本就来不及多说什么了。

    被神元?#26432;?#28856;成重伤,这个时候,魔雾核心域这里他承受不住,必须要第一时间冲出去。

    擒龙爪。

    两道爪劲带着锐啸扬向沈放。

    双线融合。

    沈放一抖手腕,两剑合一,剑身?#20185;?#37027;间光芒大盛,疾若闪电迎到了爪影上。

    轰隆。

    狂爆的爆炸能量散开,沈放飞身滑了出去,不过紧接着又如附骨之蛆般冲了?#20384;矗?#36825;次主动出手,拦截着拓跋川的去路。

    落叶飞舞。

    漫天落叶带着锐啸,形成了铺天盖地的群攻。

    疾弹魔指。

    拓跋川十指连点,将那些落叶弹开。

    虚空经纬。

    剑势一转,又变成了一条条细锐之极的剑丝,如蛛蛛吐丝般,层层向前包裹着,漫天银丝如天网一般向下笼罩。

    披荆?#37117;?br />
    拓跋川化掌为刀,舞成漫天旋风,将沈放的剑丝一层一层斩破。

    两人身影交换,以快打快,竟然一连打了十几招,让拓跋川又是气怒又是头疼。

    方才被?#26432;?#28856;的功力损耗了七七八八,再被魔雾侵蚀,真元飞一样地消耗着,他的境况时刻在下降,竟?#24187;?#33021;第一时间将沈放打飞。

    而现在这种情况,多拖一息时间对于他都是致命的。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个沈狼器尊的一身实力竟然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与一个月前相比,简?#31508;?#30772;茧成蝶一样的突破。

    打了这么半天,竟然在与他节节争势。

    甚至在沈放眼中,他看到了嘲讽与?#25918;?br />
    人家摆明了知道拦不住他,这一刻拖延着他,其实就是想让他多吃些苦,就是在玩他。

    “给我滚。”

    拓跋川拖不下去了,拼着两败俱?#35828;?#25171;法,身体不管不?#35828;?#21521;前一撞,噗地声中被沈放一剑?#27704;?#19979;穿透,而他则趁着这一时机直直地向前欺进。

    钻心指。

    指力昂地一声射了过去,带着螺旋形的气劲,将魔雾钻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一指之下,拓跋川完全拼命了,将残余的力量都动用了出去。

    这位大首领毕竟?#21069;?#38454;巅峰战力,拼命之下凶悍的吓人,沈放可不敢抵挡,连剑都不顾了,飞身后撤。

    呼。

    拓跋川从他身边抢了过去,拔腿狂奔,有多快跑多快,向着魔雾外边疯狂逃窜。

    从核心域逃到中域,再从中域逃到初域。

    他身上的真元越来越弱,胸中的伤势越来越严重,?#25104;?#36234;来越苍?#20303;?br />
    眼看着前边已经透出外界的光亮。

    拓跋川拼尽最后的力量飞窜。

    呼、呼呼。

    几步迈出万丈,终于从魔雾里边挤了出去,啵地声中跌落到外界,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这一刻他已经全身焦黑,胸前血肉模糊,气息微弱。

    身上的真元在残存魔气的腐蚀下,仍然在嗤嗤地冒着白烟。

    “什么人?”

    “别想逃,拿下。”

    魔雾外边一片混乱的喝声,几十道人影冲了过来,有人眼尖,一下子认出拓跋川的模样,惊呼道:“大首领?

    大首领,怎么会是你?”

    “什么,是大首领?”

    “天啊,大首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那些人全都懵了,什么也顾不得,疯狂地向这边跑过来,有人将拓跋川扶着半坐起来,有人取出清水和灵丹给其喂食,有人双?#39057;?#22312;拓跋川的胸口为其输送真元……场面一时极为混乱。

    大首领竟然变得这么惨,所有人都?#39029;?#20102;一团。

    在魔雾另一边,沈放冷笑着飞身而出,向那边瞥了一眼。

    将他们的大首领炸成重伤,那些防守者都乱了套了,他成功地调虎离?#21073;?#23558;那些防守人员都调到那一边,他这边就出?#33267;?#38450;守空地。

    和他玩吗。

    他说过,他要想闯出去,他们拦不住。

    呼。

    沈放纵起身就要飞离这里。

    “沈狼,我就知道那是你的计谋。

    在我手里你还想走?

    别作梦了。”

    山石后边,一条硕大的枪芒?#20102;?#30528;,如一条巨蟒般?#35835;?#36215;来,扑愣愣声中迎在了他的前方。

    陈山主脸上横肉抽动着,一记跃身从山石后边迎了出来,满眼杀气地盯向沈放。

    “陈山主?”

    沈放都一愣,没想到这个陈山主如此机警。

    这可真是个毒蛇一样的权谋人物,他们大首领那么古怪地现身,竟然都没有将他引过去。

    陈山主冷哼道:“别以为弄出点动静就能调虎离山了,那边一有动静我就知道你会从这边?#20248;?#30340;。

    在我眼皮底下和我玩?

    我告诉你,我说要拦着你,你就一定走不出这片魔雾。”

    “真的?”

    沈放冷眼看着他,“如果我一定要走呢?”

    “那我就让你死。”

    陈山主眼中带着杀气,突然一步迈上,右臂肌肉贲张,青筋暴露,一枪朝着沈放横扫过来。

    青龙探水。

    凌厉的枪芒如同张牙舞爪的蛟龙,撕裂空气时,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爆鸣声,好似蛟龙怒吼。

    虚空留痕。

    沈放眼神一瞬间也凌厉起来,长剑挥手斩出,淡银色的剑光如一抹锋锐的丝线,重重斩击到陈山主的长枪上。

    轰!枪与剑碰撞在一起,相撞那一点上,一篷狂爆的能量爆炸开来,平地飞沙走石,烟尘四溅,不知有多少碎石冲撞着?#23665;?#21518;边的魔雾里边,将魔雾冲的一阵动荡。

    叮叮当当。

    刺目的火星四处?#21307;Γ?#20004;?#35828;?#36895;度都奇快无比,一眨眼的工夫就交?#33267;?#21313;几招,虚空中银龙乱舞,流星动荡。

    看护大山主那边,几十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咦,是沈狼,沈狼在那边。”

    “不好,他要?#27809;优堋!?br />
    “快去相助陈山主,拦住沈狼”有人意识到?#24187;?#20102;,分出一些人飞一样向这边跑过来。

    而这边沈放?#32479;?#23665;主两人已经打到了白热化的程?#21462;?br />
    天龙甩尾。

    陈山主掌中枪宛如活了过来一样,枪身在炽盛真元的包裹下铮铮作响,扑愣一弹刺向沈放。

    沈放?#25104;?#19981;变,一剑格挡开这柄长枪。

    银蛟在天。

    陈山主的那一枪还有后势,被格挡开后枪势陡然一变,?#19978;?#21521;上一挑,这一挑气势磅礴,?#36335;?#33021;将一座山岳挑飞。

    虚空经纬。

    沈放飞跃在空中一记旋身,剑气斜斩,化为一抹虚空经纬线?#35835;?#36807;去,铿然声中又将这一枪抵挡了下来。

    剑势未散,眼看着陈山主身体后撤,还要再攻出下一招,沈放低喝一声,迈出剑?#21073;?#36148;着枪芒窜了过去,剑光竖?#25238;?#19979;。

    双线融合。

    虚空裂痕一般的剑芒瞬间充斥在陈山主的视线中,疾速放大。

    “什么,不对劲啊。”

    陈山主眼中一凛,顾不得施展下边的招?#21073;?#26538;身一横封挡住沈放的斩击。

    铿锵。

    这一剑势大力沉,陈山主手中的枪都被斩的弯曲起来,如同一柄长弓。

    一?#31508;直?#21457;麻,虽然挡住了这一剑,可是也被剑力给击飞了出去,向后方爆射着。

    “咦,这么强?”

    他都?#34892;?#20667;眼了,不知道傀儡门的首领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

    在魔巢平原上,他们野龙山的首领们极为强势,个个都有不凡的战力,在同其它势力争斗时,这些首领们向来就没弱过谁。

    而傀儡门则强在炼器。

    如果单论武力,傀儡门那些靠技术上位的首领更是弱鸡,陈山主以为打起来会是一边倒地蹂躏呢,哪里想到这位器尊打起架来这么狠。

    沈放一脸冷笑。

    陈山主只是野龙山排在最末的一位山主,只是因为头脑灵活,口才便给,一直负责谈判事宜。

    虽然野龙山的首领都是强悍的。

    但他现在可是七阶妖尊的巅峰战力,是凡界中的修神者。

    在他的剑下,陈山主在武力上并不?#21152;?#21183;。

    轰!陈山主一脚踩在山地上站定。

    虚空涟漪。

    还未待对方站稳脚跟,沈放就主动冲了上去,手中长剑斜斜一挥,虚空经纬如淡银色的水波一般扩散了开来。

    那些水波可都是能撕裂虚空的经纬线,每一根都强不可及,一重一重地冲击到了枪力上,毫无悬念地粉碎了那一枪的攻击,余下的涟漪仍然向着陈山主波及过去。

    神龙摆尾。

    陈山主?#25104;?#19968;僵,被剑力冲击的退后一?#21073;?#32039;接着侧身一旋,枪芒一记回马枪刺向对面,犹如一条神龙在云霄中轻甩长尾。

    双线融合。

    沈放一振手腕,两条虚空经纬线再次融?#31995;?#19968;起,剑意暴涨,剑光陡然绽放,快若闪电地斩向这一枪。

    铿锵。

    一记震耳欲聋的暴击。

    两片虚空的力量在那一线剑力中陡然炸开。

    陈山主噗地一口血喷出,手持长枪倒?#19978;?#21518;,?#25104;?#19968;下子变得苍?#20303;?br />
    满脸震骇,眼睛都瞪圆了。

    “这一剑太强了,绝对是七阶妖尊的巅峰战力。”

    “一个傀儡门的器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悍的战力。”

    他不停地倒吸着冷气,眼睛都?#34892;?#21457;?#21486;?#36825;时才意识?#21073;?#33258;己的计划中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那就是:他虽然看穿了这位器尊的图谋,却没有实力拦的住人家。

    这一刻他被剑力震的遥遥倒飞出了几百丈,而那位沈狼器尊前边已经再无人拦截了。

    “我说过,我要想闯过去,你们拦不住。”

    沈放的剑意还未消散,语气中全是揶揄。

    打飞了陈山主,前边就是离开的通道了,从左侧那边赶过来的人还离的远。

    满眼讥色地瞥了陈山主一眼,身体化为一片落叶向前飞纵了出去。

    嗖。

    一步万丈,几步就在大山中飞?#35835;恕?br />
    从第一次大首领拓跋川被别人召唤过来追杀他后,他就开?#32423;阅侵?#21484;唤符来了兴趣,就在研究着那种召唤符的弱点。

    早就想和这些?#36865;?#19968;次大的了。

    对方设埋伏拦截他,那么他?#21796;?#24847;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和他玩计谋与武力?

    这两方面他在哪方面不能对陈山主实现碾压。

    想拦着他,他们还做不到。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前一秘籍 白小姐3玄机图 内蒙古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街机捕鱼达人2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 广东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燕赵20选5开奖结果 福建趣玩十三水 宁夏十一选五规则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图手机版 河北快三分析预测819 加拿大快乐8数据 31选7中5个多少钱 三分彩彩专家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