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劍墟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最后三天
     兩位長老同時點了點頭。

        那么年輕,在如此盛大的比賽中就能排進前五萬名,雖稱不上驚艷,但也可以稱為極為優秀了,確實是分殿想要的那種。楓

        長老卻聽出了莫蕓的弦外之音。

        這個丫頭這么大力地表揚嚴山,其實是要借嚴山來突出別人吧,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鼓勵道:

        “說下去。”

        莫蕓也笑了,梨渦淺現:“

        師伯,我下邊再說說沈放,沈放是依鷺師妹推薦的,師妹說沈放還是四級煉器師呢。”“

        最開始我以為境界那么高的煉器師又能有什么實力,參加考核不就是笑話嗎,沒想到竟然不是,沈放真打起來還是很厲害的,一度在主榜上沖到了五萬名,甚至又沖到了一萬二千名。”“

        可我們不知道沈放采取的是一種什么策略,一直在榜單上大起大落,沖的也快,掉的也快,前幾天還在一萬二千名上呢,到了比賽的最后三天,他的名次卻一路掉到四十萬名之后了。”

        莫蕓說著這些,柳依鷺都在苦笑。柳

        依鷺也想過,沈放可能又跑去閉關了,還想有突破后再回來沖榜。

        如果時間充裕的話這樣做行。可

        現在已經到了比賽的最后三天,時間太緊迫了。這一刻榜單上每個人的積分都多的嚇人,榜單前排的積分至少都是成千計的。

        人家的底蘊那么雄厚,你沈放的實力就是再有突破,又來得及搶積分嗎。兩

        位長老也有些詫異,低低地議論著。

        沈放這種大起大落的比賽方式真的很難定性他的天賦潛力。

        不過,一個低修齡弟子曾排到了一萬二千名,還是很值得的關注的,那么高的名次,可不是你走運就能沖到的。“

        那個令狐劍現在怎樣?我知道,令狐劍可是你引薦過來的。”

        楓長老微笑相詢。莫

        蕓又笑了,鋪墊了這么久,她就想重點說令狐劍呢。

        “師伯,令狐劍的成績就一目了然了,他在榜單中也一直很穩,名次一直上升著,從沒掉下來過,現在在主榜上的名次都沖到一萬一千名了,潛力榜上也一直排在第一位,積分比第二位的嚴山甚至高了一千多分。”

        楓長老與禹長老都動容了。

        怪不得莫蕓要那么大力鋪墊,令狐劍的成績確實值得大說特說啊。領

        跑潛力榜,積分比第二位的多了一千多分,那完全是天賦上的碾壓吧。相比嚴山來說,令狐劍才真正可稱為驚艷吧。兩

        位長老的興趣極為濃厚。

        楓長老揮手道:“

        把令狐劍在天尊山現場的畫面調出來。”一

        般情況下,弟子們在天尊山中戰斗的影像是私密的,不許外界看的,否則一個弟子修行與殺戮的小動作被全天下看到了,那么他的秘密豈不就完全曝光了。比

        賽開始后,外界能看到的只有榜單上的數字。不

        過,分殿長老是有權調閱比賽現場畫面的。

        楓長老發話,那些執事們也早就心癢,想看看令狐劍戰斗的風采,有執事飛跑過去,激活轉播靈陣的更深層次畫面傳送功能,水紋鏡面般的靈石中光芒閃爍,緊接著閃現出無盡的山林。

        山深林險,妖氣彌漫。令

        狐劍一身龍鱗軟甲,手執長劍,在林間夭矯縱橫。一

        個又一個妖獸在他劍下送命,鮮血激濺,一個又一個積分被他收入囊中。

        一直以來,令狐劍的戰斗就有一種淡然的、從容不迫的味道。兩

        個半步星極境的強者埋伏在山林兩側,突然暴起,如兩頭兇獸般狠狠地撲向令狐劍,兩柄鬼頭刀就如妖獸的獠牙,刀光激旋,兜頭殺氣將令狐劍籠罩在里邊。令

        狐劍嘴角邊帶著不屑的神色,腳步向后一挫,又向前一搶,一次身形錯位就將那兩人的戰斗節奏完全打亂。

        嗆。天

        外飛虹一樣的劍光劃過天際,快到眩目。噗

        嗤。一

        人躲閃不及,咽喉中劍,臉上還殘留著驚駭的神色,身體不甘地化為白光消散,另一人大驚中退后兩步,轉身就逃。令

        狐劍一個縱身飛出幾百丈,鬼魅一般直接欺到那人身后。掌力催吐,轟地將那人震飛出去,緊接著掌中劍揚手激射。

        噗。

        一篷鮮血噴濺出來,那人被劍光從背后貫入,釘在了大樹上。

        可以說,令狐劍從遇襲到還手,一直不慌不亂,優雅從容,看他的戰斗賞心悅目,廝殺中都帶著美感。

        殺了兩人,令狐劍的積分又有了增長。莫

        蕓很驕傲,得意地轉頭,卻突然見到師伯與師尊并不是很欣喜的樣子,兩人甚至都皺著眉,最終,禹長老有些無奈地搖頭:“

        蕓兒,我知道你一直想讓令狐劍拜在為師門下,不過,這件事應該不行啊。”莫

        蕓的心一跳,沒想到師尊看了令狐劍戰斗的現場卻反而不滿意了。趕

        緊道:“師尊,怎么……是令狐劍還不夠優秀嗎?比賽僅剩三天了,我想令狐劍在這個位置上一定可以堅持下來的,他、他的名次已經很高了啊,還不夠拜入師門嗎……”

        禹長老與楓長老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笑了。

        禹長老無奈地搖頭:“

        優秀?令狐劍僅是優秀嗎。蕓兒,你和令狐劍情同姐弟,卻還不了解那個孩子深藏著的野心啊。難道你沒有注意到,令狐劍其志根本就沒在咱們分殿?”莫

        蕓沒聽明白,怔怔地看著師尊。禹

        長老又將頭轉向轉播靈陣,深深點頭:“

        就剩最后三天了,令狐劍隱忍了這么久,隱藏著的實力也是時候拿出來了。一旦他暴發,一萬一千名嗎,不止吧,前一萬名的目標能擋的住他?這個小子啊,想的可不僅是爭潛力榜第一名,其志一直在通過這輪淘汰賽呢。”

        莫蕓秀口張圓了,沒想到師尊會如此評價令狐劍。

        難道是師尊看出什么來了嗎。比

        賽現在,令狐劍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將名次追到這個位置上的。到

        了一萬一千名的時候,莫蕓都感覺到了令狐劍追的不容易,在這個位置上,真是前進一名都難。她

        只希望令狐劍能一直保持這個成績,就能給師尊們留下驚艷的第一印象了。

        卻沒想到,師尊會這樣說。莫

        蕓又是詫異又是疑惑,也將頭轉向轉播靈陣。就

        在這時,靈陣上主榜再次刷新,令狐劍的積分唰唰地增加了七個,名次又向前沖了兩百多位。這

        還未止,畫面中的令狐劍身上氣息陡然變的強大而兇悍,戰斗節奏也憑空加快,一個橫眉立目的強者在他劍下未到三個回合就被一劍貫胸。令

        狐劍的積分再次暴漲四十多。緊

        接著令狐劍的身形如鬼魅一般在山林中縱橫穿插,通過胸牌中大肆搜索附近的參賽弟子,專以殺人為主,鮮血激濺中,名次開始幾百名幾百名地垂直上升。最

        后的決戰,令狐劍開始加速了。

        他終于露出了隱藏已久的實力,向著一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陡然沖了過去。

        一萬一千名。十

        萬零一百名。一

        萬名。

        九千名。…

        …

        在比賽的最后關頭,令狐劍以一個不可想象的速度一舉沖過了一萬大關。

        更恐怖的是,這樣的沖刺勢頭還遠遠未止。

        比賽的前幾個階段,如果表現的太過鋒芒畢露,很容易遭人妒恨,成為更強者追殺的目標,所以令狐劍一直以一個穩健的方式不疾不徐地戰斗著,一直吊在一萬名左右不顯山不露水。現

        在到了比賽的最后關頭,終于可以暴發了。令

        狐劍給自己定下的目標不僅是獲得分殿長老的賞識。

        二十年是如此漫長,他不想等二十年后的那一屆天武殿考核,想在這一屆就暴起相爭,不管在總殿比賽中能打出什么成績,至少在分殿的這輪初賽,他是必須要通過去的。決

        戰,就讓它來的更猛烈些吧。令

        狐劍的野心一暴露出來,幾乎驚呆了所有人。

        “什么?不會吧……”

        “令狐劍才開始沖刺,原來他的實力才拿出來?”

        那些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低修齡弟子能沖到一萬名已經是不可思議的成績了,可那時令狐劍只是在保存實力跟著大隊伍而已,直到現在才可以沖刺,才開始表露出他對這場淘汰賽的野心與志向?莫

        蕓的杏眼瞪圓了。就

        連她,都不知道令狐劍全部實力會這么強,全力暴發之后,令狐劍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比普通的半步高階還要更強大了。

        這樣的實力真的是低修齡的弟子能夠達到的?

        ……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