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六跡之星河創世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水妖
        小小的偵測潛水艇在百慕大的海中來回穿行,見證了堅船利炮枯朽成渣,見證了威猛戰士的白骨卷曲成團,見證了汪洋大海中靜無一物的孤獨。

        老孫頭看著船舵旁的電子陀螺儀飛速旋轉,混亂的磁場,就連這種封閉的電子設備也形成了干擾。他只能憑借記憶保持船舵的回轉角度,確保方向不會偏差,因為在百慕大迷路的話,他們更多會死于饑渴而不是巨獸。

        張嵐終于從瞭望塔上跳落了下來,腳下不穩差點摔倒。

        “從現在開始,我們的對手就再也不是什么狂鯊號了……”張嵐將蝰蛇左輪與血蚺長刀背上了身。

        “你能感覺到什么嗎?”老孫頭緊張道。

        “很模糊,看不清楚,但它已經發現我們了。”張嵐眉頭深鎖。

        “不好!”就在這時,駕駛偵測潛水艇的尤娜突然叫道。

        “怎么了?”眾人圍了上去。

        “潛艇被破壞了,但在最后,我看見了這個……”尤娜將鏡頭翻轉了過來,畫面上出現的竟然是一個全身散發著光芒的少女,那長長的白發在海水中自然擴散,清秀的臉龐猶如冰霜般精致。

        張嵐永遠不可能忘記那容顏,因為她是……舞雪。

        為什么她會在這里?為什么她會笑得那般燦爛?一切的問題都找不到答案,在找到她以前,都不會有答案。

        “你們找位置躲起來,我要去找她。”張嵐說著已經翻身從船舷跳了下去,正好跨坐在了尤娜搶奪來的摩托艇上。

        “張嵐,別亂。”尤娜站在船舷邊,對著張嵐的背影呼喊著,不知道他聽到了沒有。

        “那女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水妖?”老孫頭汗顏道。

        “水妖?那是什么東西?可以吃嗎?”藍凌納悶道。

        “那是神話傳說中的生物,專門迷惑過往的水手跳入海中,再吃掉他們當晚餐。”老孫頭還從來沒遇見過這種生物,雖然幾乎海里的每一種生物都想吃了你,但絕對沒有誘惑你的這個步驟,它們只需要張開嘴,吞下去就行。

        “那才不是什么水妖,而是張嵐唯一深愛的女人……女神舞雪。”尤娜當然知道張嵐的激動源于什么,但正因為知道,才會感到心痛。

        “別管這么多了,快點藏起來,這里根本沒有什么風,對于靠核能引擎驅動的狂鯊號來說,我們就是一座固定不會動的靶子。”老孫頭擔心的是那隨時可能出現的恐怖電磁三體攻擊艦。

        張嵐駕駛著摩托艇在無數艦只的殘骸中穿行而過,追尋著猶如幻影一般發光的女孩。

        她飄忽不定的跳躍,就像調皮的精靈,正玩著捉迷藏。在海面下游動的她比海豚還快,用光驅散了四周的黑暗。

        張嵐不斷催動油門,奢望追上她的身影,但引擎近乎跑到要爆炸了,卻依舊望塵莫及。

        幸運的是,在追逐了不知多久后,她不再游動,而是爬上了一艘沉沒老式航母的飛行甲板上。

        張嵐停靠在了甲板邊,調整了2次呼吸,才踏上了這塊已經許久沒有人涉足過的甲板。

        她很好找,她不再跑,就站在那甲板之上,微笑的就像初次見到張嵐時一樣天真。

        “嵐,好久不見。”已經學會說話的舞雪,揮手打著招呼。

        張嵐卻是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沖了上去,一把將這女孩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張嵐歇斯底里地一個勁的道歉。

        “嵐的心跳,好舒服。”舞雪溫柔的趴在張嵐的胸口,傾聽著那曾經喚醒著她的聲音。

        “我有好多的話想對你說,我想告訴你,我在離開你后經歷的一切,但是,卻又覺得自己好蠢。”張嵐從未像現在一樣矛盾。

        “沒關系,嵐慢慢的說,不知所措的嵐,好可愛。”舞雪輕撫著張嵐的臉龐。

        “知道嗎?有時我真討厭自己的理智,任何時候我的大腦都在用理智去分析一切的數據。就像此刻,我的心明明是那么激動,恨不得帶著你馬上遠走高飛,但我的大腦卻清晰的告訴著我,真正的舞雪現在正在古軒的手中,因為一場設計好的騙局而對我失望透頂。”

        “你不過是個冒牌貨,是那能量體掃描我大腦讀取的記憶碎片創造出來蒙騙我的把戲。這真是種美妙的能力,換成任何人或許都抵御不了這種心中最原始欲望的誘惑。但我不行,我永遠那么清醒,清醒的讓自己討厭。”張嵐在舞雪的耳邊細語道,手中卻是唰得一刀捅穿了面前舞雪的身體。

        舞雪惶恐的看向了自己胸口的刀,又看向了面前正一臉平靜落淚的張嵐。

        “為什么?嵐?你不是發誓要保護我嗎?”舞雪不明白,痛到面容扭曲。

        “別再用這張臉對我說話,怪物,給我出來!”張嵐憤怒的一刀斬下了面前舞雪的頭顱,發光的女孩迅速的收縮扭曲,變成了一個光球,而光球下,一根細小到無法被覺察的絲線一直延伸到了航母的甲板下。

        光球想逃,卻被張嵐一把緊緊揪住了絲線,這純粹的能量體本炙熱的可以燒毀一切,但在張嵐手中,卻和普通的繩頭沒有區別。

        “給我出來!混蛋!!!!”張嵐憤怒的咆哮著,用力向外一扯甩了出去。

        只見巨大的航母甲板,嘭得一聲炸裂成了四分五裂的大洞,一支直徑超過30米的巨型海蟾蜍竟然從里面跳了出來,穩穩的落在了不遠處的航母艦橋頂上。

        這猙獰的怪物全身帶著鮮血膿皰的皮膚,一張大嘴可以橫著塞進去一輛卡車頭,巨大的眼睛就像探照燈一樣。

        而那條絲線也具象化,變成一個彎曲的長吊桿,吊住了那個剛才化身為舞雪的能量球。

        “小寶貝,不喜歡我為你創造的妹子嗎?我還等著你跟她直播啪啪呢!哈哈哈哈!”誰能想到,這恐怖的怪物竟然裂開了大嘴,說起了人話來。

        和張嵐設想的一樣,眼前的海蟾蜍,就是曾經接觸過神石塵埃和藍凌一樣化身為半神族的巨獸。

        本來以它的體型,根本不夠格成為這片海域的王,但正因為它是半神族的怪物,才能雄霸百慕大,將所有的生物驅逐,變成了唯一的生物。

        “你是什么東西?”張嵐神色凝重著,憤怒溢于言表,他可以接受任何敵人的陰謀詭計,畢竟為了勝利,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他就是受不了被眼前丑陋的家伙讀懂心意,并且用自己最在乎的東西來欺騙自己。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