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絕品女友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特別的人
    “您也看到了,我這兒每天來來往往的人可太多了,不知道您說的是什么事情。”

    王境澤有些無奈地擺了擺手,關于這件事情他是一早就打定了主意的。

    就算是爛在肚子里面也不會開口說半個字的,不然還是被我給知道了,他豈不是要吃不了兜著走呀。

    “我也理解你。不過我可只來過你們紅楓這一次呀,你忘了,我可怎么也忘不掉的。”

    我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看來這小子是心里有主意了呀。

    很好,已經很久沒有人這么挑戰過我的底線了,既然他這么不給面子,那也就別怪我也不給他面子了。

    不過我是一個講究公平的人,在收拾眼前這個狗東西之前,我還是得先確認一下這個事情到底是不是跟他有關系才行。

    “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你們的監控室用一下。”

    “不瞞您說,我們這兒……”

    王境澤猶豫了一下,眉頭也緊緊地皺成了一團,看得出來,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拒絕我了呀。

    “紅楓這么大一個地方,應該不至于連一個監控器都沒有吧,你說呢,王經理。”

    不過我可沒有這么容易就放過他了,我輕笑了一聲,從前臺扯了一張紙巾?開始仔細地擦起了我的手指來。

    以前都沒有仔細看過,現在這么一看,才發現我的手指也挺好看的嘛。

    可惜了,這么漂亮修長的一雙手卻要用來打架殺人,真是臟了我的這雙手了。

    “當然有,當然有,就是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王境澤大概也是想到我上次來這里的時候以一敵十的樣子了,雙腿都開始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但是比起這個更加嚴重的事情,到底還是讓我發現一切的真想呀。

    所以王境澤咬了咬牙,還是咬死了自己一開始的說法不松口。

    “我可還沒有說過具體是什么時候呢,總不至于恰好我要找的那天監控就壞了吧,這世上應該還是沒有這么巧的事情吧。”

    我輕笑了一聲,王境澤這小子也真的是說假話都不帶打草稿的了,竟然會跟我打起秋風來了,還真踏馬的以為我是個好欺負的了呀。

    不過這世界上可沒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王境澤越是這樣一推再推的,我就只能夠認為他就是真正的心里有鬼了。

    “還請您見諒,是我太拖拉了。”

    王境澤深呼吸了一口氣,能做的他已經都做了,可我實在是太難纏了,他完全不是我的對手呀,現在又沒有立場和我撕破臉,就只能夠順著我的意思來了。

    不過好在,就算是順著我的意思來,我也是不可能會查出來什么事情的。

    王境澤想通了這一點就伸手開始示意角落里面路過的那個服務員打扮的男人過來了。

    “小華,帶張老板上去,千萬給我好好伺候著。”

    這個叫小華的倒是對我挺恭敬的,想來也是以為我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打著要討好我的主意呢。

    我索性也就借著這層美麗的誤會開始跟小華套起了話來。

    其實往往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反而會在關鍵的時候起到很大的作用,我是深諳這個道理的。

    “你在這里干了多長時間了?”

    “我十八歲就來這兒了,已經當了好幾年的服務生了。”

    小華有些詫異地回頭看了我一眼,應該是沒有想到在樓底下還氣勢十足的我現在居然會這么和氣地跟他聊起天來了。

    “那你知道一個叫啟子的保安嗎?”

    我也沒有遮遮掩掩的,開門見山地就直接詢問起來了。

    “你是說啟子哥呀,我認識他的,不過不太熟。”

    小華抬著腦袋,沉思了片刻才回答了我的問題。

    他其實跟啟子之間的關系也沒有他自己所說的那么不熟悉,至少在我問起的時候,他還非常警惕地問了我一句。

    “張老板,你是找啟子哥有什么事情嗎?”

    “我上回來這兒的時候,就是啟子給我帶的路,這次來卻沒有看見他了,這才隨口問了一句。”

    我的眼睛暗了暗,想不到這小子還挺警覺的,我才剛剛問了一句,他心里就生出警惕來了。

    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隨口就能夠給他找出一大堆的理由來。

    “啟子哥他早就沒干這個了,早幾個月的時候他就辭職了,說是掙了錢要回老家娶媳婦兒去了。”

    小華這才松了一口氣,開始回答起我的問題來了。

    我的解釋還是非常合理的,聽起來也就像是隨口一問罷了,所以小華才會這么快就放下他的防備心了。

    “他老家是哪里人?”

    我裝作無意地低下了頭,又隨口問了一句。

    啟子回老家了?不知道還是真的自己回老家娶媳婦兒了呢,還是被回老家了呢。

    況且他一個當保安的,應該沒有那么快就能存到一大筆錢吧,這其中也是滿滿的貓膩呀。

    “好像是嶺南那邊兒的。”

    小華歪著腦袋想了半天才得出了這么一個結論來。

    好在他平時和啟子哥還算是有些焦急的,不然現在我的問話他還真的就回答不上來了。

    “難怪我總覺得他的口音聽著熟悉,我媳婦兒也是嶺南人。”

    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住小華。

    “那你呢,你是哪兒的人呀?”

    “我就是本地的。讀書的時候成績不太好,后來才讓一個兄弟給介紹到這里來了。”

    提起自己,小華的表情倒是變得有些激動起來了。

    看得出來,他對自己這平凡的一生還是非常滿意的,所以才會流露出這么激動的表情來了。

    “我看你在這兒過得還挺不錯的,對吧。”

    我也對他的態度起了興趣,摩挲了兩下大拇指,就開始好奇地詢問起來了。

    “我這人吧有點兒好色。這不自己沒錢嗎,守在這兒多看兩眼也是好的,有時候遇上對眼兒的,運氣好了也能來一次。”

    小華得意地笑了一聲,他是真的覺得自己的這輩子過得還挺不錯的,想要的東西都得到了。

    運氣好了的時候也能夠來一場艷遇的,再不濟多少也能夠在人家醉酒的時候趁機楷點兒油。

    再加上他還是有女朋友的人,回家了再滋潤滋潤,在這里偶爾也能夠開開葷,小日子過得還是挺不錯的。

    小華有滋有味地回憶了一下這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好像說得太多了,扣了扣后腦勺開始跟我道起歉來了。

    “對不起,張老板,我好像說得太多了,您要是覺得不愛聽就只當我從來沒說過這話。”

    “沒關系的,咱們年齡相仿,還挺談得來的。”

    我搖了搖頭,這個小華還是挺有意思的,我也愿意跟他聊天,自然不會在意這些事情了。

    “張老板,咱們到了,監控室就在這個地方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也已經到了監控室的門口了。

    按規矩,小華這個當服務生的是不能進去的,況且他也沒有要進去的打算。

    他能夠在這個地方做得長久,就是因為他深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

    他恭敬地沖著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后就退到門邊兒上去了。

    “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幫忙的,您隨時叫我,我就在門口等著您。”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