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醫武兵王俏總裁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賣奶茶的小哥哥
     “楚漁,你可千萬別亂來!”

        倪萱被“一本正經”的楚漁嚇到了,她可不想自己喜歡上的男人在監獄里度過大好青春。

        楚漁語氣一變,活脫輕快道:“別緊張,開個玩笑而已,你老公我這么講文明懂禮貌,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就把人家打成殘廢呢?”

        我平時都是直接打死。

        某人如是在心里補充道。倪

        萱松了口氣,同時也暗自開心。

        因為楚漁越在意自己,她就越能體會到戀愛的美妙滋味。

        “你放心,我不會和他們在私底下有任何來往的。”“

        我家萱萱寶貝最乖了。”楚漁滿口稱贊,繼而話鋒一轉。“不過也不要把同事關系弄得太僵,把握好度就行。”

        “這算命令嗎?”倪

        萱態度很平靜,楚漁也聽不出來她是單純的詢問,還是夾雜了責備之意。“

        我承認自己是個心眼兒很小的男人總行了吧?”“

        勉強同意。”假裝平靜的倪萱心中竊喜不已。“你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

        “明天晚上……”楚漁仔細想了想自己最近要解決的那些事情,不過還沒想完他就做出決定了。“老婆有請,就算沒時間也得有時間。”“

        那就這么定了,明天晚上我請你去燒烤店吃大餐。”得此答復,倪萱感覺自己開心的快要瘋掉了。

        楚漁隔著一個手機屏幕都能感受到到倪萱的情緒變化。“要我說,你還不如來公司幫我,或者我在公司旁邊給你開一家小醫院,這樣咱們兩個不就能時常見面了?”

        “才不要。”倪萱想也沒想就拒絕了楚漁的提議。“就算要開醫院,那也得等我自己把錢攢夠了再說,總之你就別管我啦,反正我也不是總會想你。”“

        哎?你說啥?”“

        自己沒聽清別找我,不跟你說了,明晚不見不散哦。”

        話畢,倪萱干脆利落的掛斷電話。楚

        漁用力攥著他那老式黑白手機,指間燃盡的煙頭也被他狠狠丟到地上。

        “什么叫不是總會想我?漁哥的魅力有那么差勁嗎?”

        自言自語嘀咕一句后,他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

        一定是萱萱寶貝良心發現要跟我認錯了。”說

        著,楚漁接通電話,也沒去看來電顯示的號碼。

        “是不是想跟老公認錯?告訴你,門兒都沒有!我不是那么好哄的人!除非……”

        “呃……漁哥,我這電話打的不是時候?”某位糙漢子發出的渾厚嗓音及時打斷了楚漁后續說詞。

        楚漁老臉一紅,強裝出一副“我很淡定”的樣子平靜回應道:“我正在劇場拍戲,剛才是在和女主角對臺詞。”

        電話那頭的糙漢子再糙,也不會聽不出楚漁這通謊話編的有多假。但

        是假歸假,他可不會戳破自己漁哥面皮。“

        哦!哦!那我長話短說,漁哥,你這銀行卡的密碼是多少啊?”不

        錯,打電話過來的正是炎黃集團保安部副部長李天磊,此時的他,正在按照楚漁的指令購買奶茶販賣車。“

        我把密碼用短信給你發過去。”楚漁說完,迅速掛斷電話。“靠,這次丟人丟大發了!”

        ……

        下午五點剛過,從外面轉了半天的李天磊開著一輛奶茶販賣車歸返至炎黃集團。

        楚漁接到電話后立刻下樓,繞著奶茶販賣車來回踱步。身

        高體壯的李天磊憨憨一笑,邊搓手邊諂笑道:“漁哥,您看這車還滿意不?”楚

        漁頭也不回,只是朝李天磊伸出了手。“拿來。”李

        天磊一時迷茫,卻又很快弄懂了他的意思。“銀行卡在這。”楚

        漁接過李天磊送還的銀行卡,而后坐進駕駛位上將車啟動。“要是平時在公司里帶著無趣,就打電話聯系一下溫柔,去她那邊幫幫手。”

        李天磊一聽這話,既期待又惶恐。

        期待是因為他整天在公司里干耗時間確實無聊,能出去活動活動筋骨的話自然極好。

        而惶恐則是因為他打不過溫柔,也打不過那片訓練場地里的任何一名鬼差,要知道,“活動筋骨”和“被當作沙包暴打”可算不得一碼事,尤其是毫無意義的挨打,則更加令李天磊無法接受。

        “溫柔不在石門市。”楚漁從李天磊臉上讀出了他的顧慮。“你去那邊幫手,有的是人給你當陪練。”聽

        到“陪練”這兩個字,李天磊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這次陪練的對象不會又是天賦超強的變態吧?”李天磊如履薄冰道。“

        瞧你這點出息。”楚漁甩給他一記白眼。“不用擔心,在那群小嘍啰面前,我保證你能重拾男人雄風。”

        “……”李天磊一時無語,卻又很快問道:“漁哥,溫柔妹子去哪了?”

        “自己打電話問。”楚

        漁丟下這么一句,直接開車駛往鬼差們的訓練場地。…

        …

        不多時,楚漁來到那片被改為訓練場地的廠院大門前,下車把那塊立式奶茶燈牌支到了馬路旁邊。接

        著,他掏出手機先給上官冷琊打去電話,命其開車去接岳靈婉和薛晴下班,然后又把殷遙從廠院大樓里叫了出來。

        “漁哥哥——”

        抹殺蒙扎昊石一事后,殷遙似乎對楚漁的“愛意”更加深厚了。濃

        郁香風撲鼻而至,楚漁抽腳側身,堪堪避開殷遙的騷氣攻勢。殷

        遙止步,回身剎那,甩給楚漁一記怨氣滿滿的委屈眼神,“討厭!又不給人家抱抱!”

        楚漁懶得理他,走到車里搬出兩把塑料椅子。

        待得兩人坐定,楚漁掏出煙盒,給殷遙遞了一根。“

        漁哥哥,你這是打算轉行了?”點燃香煙后,殷遙看著身后這輛奶茶車問向楚漁道。楚

        漁翹著二郎腿,一臉悠閑自得。“昨天我去了趟天金市,回來的路上碰見了狙神。”

        “狙神裴奕?”殷遙恢復男聲。“他找你做什么?殺岳靈婉嗎?”楚

        漁搖搖頭,回道:“想對岳靈婉下手的人,基本不會在第一時間對她痛下殺手,畢竟她活著的價值要比死了更大。”

        “這么說,狙神下了死手?”

        “槍槍要命。”“

        沖你來的?”“

        是。”“

        結果怎么樣?”“

        我有機會殺他,但沒下手。”

        “為什么?”“

        我想嘗試把他拉入咱們陣營。”“

        成功的幾率有多大?”“

        不知道。”對

        話至此,兩人極其默契的不再開口,直到把指縫里夾著的香煙抽完,殷遙才又問道:“你現在打算怎么做?等他再次現身?”

        “這就是我開車來路邊賣奶茶的原因。”楚漁道出心中所想。“昨天失利,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在這里擺攤,能夠把他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以免在其它地方鬧出太大動靜。”

        “問題是每天在這條路上下班回家的普通人也不少,你就不怕有人找你買奶茶的時候他在暗處打黑槍么?”殷遙之所以能成為楚漁的兄弟,就是因為在某些觀念上兩人可以達成一致。比

        如“傷及無辜”這件事,殷遙這個身上血腥味極濃的妖皇,同樣不喜憑借一身本事胡砍亂殺,而以前凡是他所殺之人,必定皆為當死惡徒。楚

        漁早就料到殷遙會有此問,所以他很快就給出了自己早已準備好的答案。“通過昨天的簡單接觸,我相信他不會肆意妄為。”“

        漁哥,你應該知道,在深色世界里能爬到高峰的人,沒有一個不善于偽裝自己。”

        “這里是華夏。”

        殷遙掂量了一下“華夏”二字,倍感沉重。

        “假如他懷著必死之心怎么辦?”

        “殺死我之前,他不會想著去死。”“

        嗯?”“

        狙神來華夏的原因,是為了挑戰我。”

        “……”得

        知這一訊息的殷遙,和楚漁當時的心情幾乎沒有不同之處。

        都猜不透裴奕這種人的腦回路。

        “我要做些什么?”殷遙主動請纓。楚

        漁環視一遭,指著幾公里外的一棟待建大樓說道:“你去那邊盯著,聽到槍響馬上把人給我帶過來。”

        “現在就去?”“

        現在就去。”接

        到命令,殷遙一路疾馳,狂奔向楚漁指定地點。

        其實楚漁也不確定裴奕會在哪里下手,更不確定他今天會不會來。但

        他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裴奕找到自己的位置,必然會迫不及待的向自己發起挑戰。哦

        ,不。更

        準確的說,這是一場賭局。楚

        漁贏了,便可再得一員良將。楚

        漁輸了,便要付出生命代價。

        “真他娘的虧啊!”

        抽完手里那根煙,楚漁便走進車內開始認真忙活起來。五

        點半剛過,天色漸暗,這片工業園區里不少“打工仔”開始駕駛著自己的交通工具往家中歸返。

        而光顧楚漁小店的第一批客人,是三位年輕姑娘,很顯然,她們來買奶茶的心思并不純正。“

        小哥哥,以前沒在這里見過你呀。”姑娘甲笑嘻嘻的和楚漁打招呼道。楚

        漁回以微笑,臉上稍稍帶了那么一丟丟羞澀。“我賣奶茶也沒個固定的地方,走到哪賣到哪。”

        “這樣哦。”姑娘甲恍然頷首。姑

        娘乙掏出錢包,遞給楚漁一張五十元的鈔票。“給我們三個來四杯巧克力奶茶。”

        “四杯?”楚漁踮腳往遠處瞄了一眼。“你們還有朋友要來嗎?”姑

        娘丙突然發出一連串清脆笑聲。“

        第四杯當然是請你喝的嘍!”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