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回到山溝去種田 > 第九百三十七章 路亞大賽(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七章路亞大賽(求月票)

        價格暴漲,生意卻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變得一座難求。

        比如朱定全和朱朝安,長期在這里有一個包房,僅這一項就給兩人拓展人脈帶來了天大的好處。

        不過這樣的固定包房注定不會太多,目前也就三個,李君閣一個,老朱家一個,建凱哥和Jack一個。

        中午的時候阿音也過來了,抱著桐桐逗弄。

        池田老頭看著精美的包廂:“李家溝變化真是太大太快了,每次到來都是驚喜不斷。”

        幾道李家溝特色小菜之后,很快精致的菜品一道道上來。

        吉羅魚刺生打頭,照顧日本人的口味;

        金玉雙呈變成改良版清溪三美,被劉三娃改造成了葛仙米吉羅魚片蒸蛋;

        水陸清揚沒任何變化,四季皆可;

        紫金玉釀用的是鵝蛋金糖水罐頭,口味比鮮果差了一些。

        加上老國宴菜兩儀鴨方,和用高湯粉加工的開水白菜,配上幾個李家溝特色菜品,這道國宴席是絕對名副其實。

        李君閣取過乳白的鮮漿天麻酒和醇紅的松露人參酒,笑道:“天麻酒也是極受歡迎,松露人參酒還沒有對外賣,是藥師叔今年新出的,我們今天就喝它們。”

        劉三娃去首都打了兩個滾回來,久長居的食器和擺盤立馬上了不止一個檔次。

        這娃以前也不是不會,不過首先沒這么精致,其次李君閣要求農家樂的飯菜就要有農家樂的氣質,現在餐廳升級,總算可以顯擺得瑟了。

        池田看著這一桌,不由得嘖嘖贊嘆,他可是參加過不少日本國宴的,論精美華貴的程度,還比不上李家溝這山溝溝里頭。

        就連中國的國宴,其實也達不到這等程度,畢竟還有幾千公里運輸的成本問題。

        工藤作和山本一郎更是看得傻了,色香味型器,無一不臻精良,兩人都有些舍不得動筷。

        還是桐桐首先發話,拿小手指著水陸清揚里邊的魚皮卷:“阿音姐姐,肉肉……”

        池田老頭這才醒悟過來:“呵呵呵,這都看傻了。皮娃,沒想到劉三娃的技藝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這一桌可是愧領啊……”

        李君閣笑道:“都是自己地里的產出,要是這都還吝嗇那不是笑話。來我和阿音先敬您一杯,你可是看著我們李家溝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當年將嬸子嫁給篾匠叔,也足見開明大度,光風霽月的巨匠風范,小子可是一直欽佩的。”

        “不過下次記得把奶奶也帶來,上次說給孩子們做餅干,這可都兩年了沒吃成。”

        池田老頭笑道:“這次日本那邊實在是走不開,秋天也是我們工坊的銷售旺季,受篾匠的啟發,我們也用蠻竹弄了一些茶具之類的小制品,賣得相當不錯。在日本買不起和竿,又想把玩蠻竹的人,那也多的是。”

        說完又道:“不過就算是做餅干也沒你的份,你又不是孩子。”

        眾人都是一通笑,良子說道:“爸,我給你盛碗湯,這湯才是水陸清揚里的精華。”

        李君閣說道:“對對,工藤和山本你們別拘謹,放開來吃喝。水陸清揚下邊,有很多你們喜歡的蘑菇。”

        一頓飯吃得大家都很開心,等到都吃得差不多了,才見劉三娃捧著一個大盤子過來,上邊放著一個大煤砂缽,里邊裝著還在翻滾的赤玉芙蓉粥。

        將一盤切得細細的瓜絲倒入粥中一絞,肉粥的香味頓時充滿整個房間。

        劉三娃這才說道:“良子嬸你給桐桐盛點涼著,她最喜歡吃這個。”

        說罷才倒了一杯酒:“池田爺爺難得來一次,這杯酒我得敬。不過我的量有限,一天只有兩杯,那就一桌全敬了,心意都在菜里,不在酒里。”

        眾人同飲了一杯,劉三娃又客氣了幾句,這才出去。

        池田看著劉三娃離去,笑道:“久長居的小廚師,現在也歷練出來了。”

        李君閣笑道:“環境地位改變人,久長居改造后,來往的人群有些不一樣了,劉三娃也只得端起來,不然舌頭還要不要了?”

        “他自己給自己定了個規矩,說是自己師公都才一天三杯,他怎么也邁不過自己師公去,就定了個每天最多兩杯的量。不過言談舉止,已經不是當日吳下阿蒙了。”

        池田笑道:“這就是我最佩服你們的地方,每次過來,變化最大的是人,可變化最小的,還是人。”

        “之所以說變化大,是指李家溝人的風貌,氣質,技能。之所以說變化小,是人情,心態,風俗。”

        “這可就太難得了,良子能嫁到這里來,當真是福分不薄。要不是這樣,也不可能安心鉆研技藝一舉突破,來,皮娃阿音,我們再喝一杯。”

        這頓吃過,今年選竹的事情,李君閣便交給老爸和篾匠叔來負責。

        聽池田話里的意思是要擴大選購規模,不過現在蠻竹被李君閣不聲不響地搞得一后山都是,滿足池田和蠻溪竹坊的供應那是一點問題沒有。

        他的重點,還是放在自己最喜歡的釣魚活動上。

        ……

        匏瓜湖碼頭,細心的游客會發現,這里新修起了一座塑料棧橋,棧橋浮在水面上,旁邊是一個個泊位,里邊存放著很多怪模怪樣的小艇。

        他們不知道那些都是路亞專用艇。

        一棟游客中心被系統騰出來,專門安排來自五湖四海的路亞高手們。

        金秋時節,是李家溝的魚類最活躍的時期,也是垂釣的黃金季節。

        這次活動搞得規模浩大,除了本土路亞選手,還有來自加拿大,美國,俄羅斯,英國,德國,挪威,澳大利亞等各路英雄。

        菜頭說的能拋出路亞餌打掉三十米外蘋果的高手,這群人里邊不是一個兩個。

        釣魚頻道主持人傾巢出動,櫻姐,小格,易科都來到了李家溝。

        丘老師,菜頭,都作為本國選手殺入了直播賽。

        不過用丘老師的話說,路亞是他的苦手,比海竿還次,這次純屬打醬油。

        三位主持人同時還是制作人,要調度諸多事宜,還要和裁判組等一起進行比賽監督,那也是忙得不可開交。李君閣還是在夾川碼頭接人的時候見過他們一面,之后連人影都看不到。

        比賽安排三天的時間,李君閣讓王良厚,苗娃,唐少平放下手里的其它事務,阿音坐鎮村委,與集團交通部一起配合這次大活動。

        至于他自己,則需要駕駛忘年號停到河心,作為裁判中心和直播中心,之后還要作為交通部的一員,駕駛快艇搭載攝影團隊和裁判團隊去往各處拍攝和監督。

        三天時間是淘汰制,五十六位參賽選手,每日統計尾數,首日淘汰三十位,次日淘汰十六位,最后再比出前十名排位。

        路亞地段也拉起了紅色浮球作為標示:水獺居住區被單獨劃出來保護;然后是主河道,上到洗腳溪腳板石,下到盤鰲溪入水口上方;

        匏瓜湖上到大湖入水口,下到葫蘆溪出水口;

        再加上玉龍溪全段,便是此次作釣范圍。

        路亞艇只能在這段水域進行作釣,否則便是犯規淘汰。

        本來對此進行監視是難度最大的工作,不過李家溝有麻頭和金毛倆畜生,難度最大的工作反而變成了最輕松的工作了,拍攝監控兩不誤。

        ……

        清晨的五溪河上水汽氤氳,五十六艘路亞艇嚴陣以待。

        麻頭和金毛在碼頭上方盤旋。

        隨著忘年號上發令槍一聲響,移動直播中心的監控鏡頭里,一艘白色大船和無數五花八門的小點,以碼頭為圓心,向四周以放射狀發散開去。

        芒果臺導演拿手一拍膝蓋:“漂亮!”

        說完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對旁邊的司星準訕笑道:“呵呵,司導,多虧你的指點,空中拍攝你是絕對的大拿!”

        司星準笑道:“我就是比你們早接觸幾年而已,這閑著也是閑著,就自帶盒飯過來跟著你們湊熱鬧,你不嫌我干擾你思路就行。”

        那導演趕緊擺手:“沒有沒有,絕對受益匪淺。這方面你真當得上我老師……哎喲你看我這嘴,你哪方面也當得上我老師啊……”

        司星準一副高人風范:“行了老劉,趕緊組織隊伍出發吧。”

        老劉趕緊拿起步話機:“各攝影單位注意了,出發!”

        李君閣駕駛著汽艇,載著小格,一名攝影師,朝玉龍溪駛去,那里的翹嘴最多,選擇那個地方的釣友,今天勝出的機會更大。

        這是一項比較奢侈的運動,一整套裝備搞下來,比買輛車只多不少。

        果然,早上的一波窗口期,這里各位選手都斬獲不菲,把忙著計數的裁判們可忙了個夠嗆。

        菜頭控制著自己的小艇,沿著玉龍溪岸邊的標點搜索。

        單人控艇路亞,是比較難掌握的技術了,因此能到此來的,都是高手。

        這里也有戰術安排,早上翹嘴開口期,那肯定是水面系擬餌為主,中途換軟蟲搜底,引誘鱸魚鱖魚之類的魚類。

        傍晚選擇就看各人的思路了,可以重新走回水面系路翹嘴,也會有人覺得上午被釣獲的翹嘴過多,可能會導致傍晚不開口,繼續搜底主釣傍晚開始開口的鯰魚,黔魚之類,也是各自的策略。

        國外選手的操作手法讓李君閣嘆為觀止,他路亞的時候很少,現在見到選手們精準到厘米級的拋投,不由得跺腳后悔自己沒有好好練練這玩意兒。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