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回到山沟去种田 > 第九百三十七章 路亚大赛(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七章路亚大赛(求月票)

        价格暴涨,生意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一座?#20122;蟆?br />
        比如朱定全和朱朝安,长期在这里有一个包房,仅这一项就给两人拓展人脉带来了天大的好处。

        不过这样的固定包房注定不会太多,目前也就三个,李君阁一个,老朱家一个,建凯哥和Jack一个。

        中午的时候阿音也过来了,抱着桐桐逗弄。

        池田老?#25151;?#30528;精美的包厢:“李家沟变化真是太大太快了,?#30475;?#21040;来都是惊喜不断。”

        几道李家沟特色小菜之后,很快精致的菜品一道道?#20384;礎?br />
        吉罗鱼刺生打头,?#23637;?#26085;本?#35828;目?#21619;;

        金玉双?#26102;?#25104;改良版清溪三美,被刘三娃改造成了葛仙米吉罗鱼片蒸蛋;

        水陆清扬没任何变化,四季皆可;

        紫金玉酿用的是鹅蛋金糖水罐头,口味比鲜果差了一些。

        加?#20384;?#22269;宴菜两仪鸭方,和用高汤粉加工的开水白菜,配上几个李家沟特色菜品,这道国宴席是绝对名副其实。

        李君阁取过乳白的鲜浆天麻酒和醇红的松露人参酒,笑道:“天麻酒也是极受欢迎,松露人参酒还没有对外卖,是药师叔今年新出的,我们今天就?#20154;?#20204;。”

        刘三娃去首都打了两个滚回来,久长居的食器和摆盘立马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娃以前也不是不会,不过首先没这么精致,其次李君阁要求农家乐的饭菜就要有农家乐的气质,现在餐厅升级,总算可以显摆得瑟了。

        池田看着这一桌,不由得啧啧赞叹,他可是参加过不少日本国宴的,论精美华贵的程度,还比不?#20384;?#23478;沟这山沟沟里头。

        就连中国的国宴,其实也达不到这等程度,毕竟还有几千公里运输的成本问题。

        工藤作和山本一郎更?#24378;?#24471;傻了,色香味?#25512;鰨?#26080;一不臻精良,两人都?#34892;?#33293;不得动筷。

        还是桐桐首先发话,拿小?#31181;?#30528;水陆清扬里边的鱼皮卷:“阿音姐姐,肉肉……”

        池田老头这才醒悟过来:“呵呵呵,这都看傻了。皮娃,没想到刘三娃的技艺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这一桌可是愧领啊……”

        李君阁笑道:“都是自己地里的产出,要是这都还吝啬那不是笑话。来我和阿音先敬您一杯,你可?#24378;?#30528;我们李家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当年将婶子嫁给篾?#21576;澹?#20063;足见开明大度,光风霁月的巨匠风范,小子可是一直钦佩的。”

        “不过下次记得把奶奶也带来,上次说给孩子们做饼干,这可都两年了没吃成。”

        池田老头笑道:“这次日本那边实在是走不开,秋天也是我们工坊的销售旺季,受篾匠的启发,我们也用蛮竹弄了一些茶具之类的小制品,卖得相当不错。在日本买不起和竿,又想把玩蛮竹的人,那也多的是。”

        说完又道:“不过就算是做饼干也没你的份,你又不是孩子。”

        众人都是一通笑,良子说道:“爸,我给你盛碗汤,这汤才是水陆清扬里的精华。”

        李君阁说道:“对对,工藤和山本你们别拘谨,放开来吃?#21462;?#27700;陆清扬下边,有很多你们?#19981;?#30340;蘑菇。”

        一顿饭吃得大家都很开心,等到都吃得差不多了,才见刘三娃捧着一个大盘子过来,上边放着一个大煤?#23433;В?#37324;边装着还在翻滚的赤玉芙蓉粥。

        将一?#31958;?#24471;细细的瓜丝倒入粥中一绞,肉粥的香味顿时充满整个房间。

        刘三娃这才说道:“良子婶你给桐桐盛点凉着,她最?#19981;?#21507;这个。”

        说罢才倒了一杯酒:“池田爷爷难?#32654;?#19968;次,这杯酒我得敬。不过我的量有限,一天只有两杯,那就一桌全敬了,心意都在菜里,不在酒里。”

        众人同饮了一杯,刘三娃又?#25512;?#20102;几句,这才出去。

        池田看着刘三娃离去,笑道:“久长居的小厨师,现在也历练出来了。”

        李君阁笑道:“环境地位改变人,久长居改造后,来往的人群?#34892;?#19981;一样了,刘三娃也只得端起来,不然舌头还要不要了?”

        “他自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说是自己师公都才一天三杯,他怎么也迈不过自己师公去,就定了个每天最多两杯的量。不过言谈举止,已经不是?#27604;?#21556;下阿蒙了。”

        池田笑道:“这就是我最佩服你们的地方,?#30475;?#36807;来,变化最大的是人,可变化最小的,还是人。”

        “之所以说变化大,是指李家沟?#35828;?#39118;貌,气质,技能。之所以说变化小,是人情,心态,风俗。”

        “这可就太难得了,良子能嫁到这里来,当真是福分不薄。要不是这样,也不可能安心钻研技艺一举突破,来,皮娃阿音,我们再喝一杯。”

        这顿吃过,今年选竹的事情,李君阁便交给老爸和篾?#21576;?#26469;负责。

        听池田话里的意思是要扩大选购规模,不过现在蛮竹被李君阁不声不响地搞得一后山都是,满足池田和蛮溪竹坊的供应那是一点问题没?#23567;?br />
        他的重点,还是放在自己最?#19981;?#30340;钓鱼活动上。

        ……

        匏瓜湖码头,细心的游客会发现,这里新修起了一座塑料栈桥,栈桥浮在水面上,旁边是一个个?#27425;唬?#37324;边存放着很多怪模怪样的小艇。

        他们不知道那些都是路亚专用艇。

        一栋游客?#34892;?#34987;系?#31243;?#20986;来,专门安排来自五湖四海的路亚高手们。

        金秋时节,是李家沟的鱼类最活跃的时期,也是?#27807;?#30340;黄金季节。

        这次活动搞得规模浩大,除了本土路亚选手,还有来自加拿大,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39184;?#28595;大利亚等各路英雄。

        菜头说的能抛出路亚饵打掉三十米外苹果的高手,这群人里边不是一个两个。

        钓鱼频道主持人倾巢出动,樱姐,小格,易科都来到了李家沟。

        丘老师,菜头,都作为本国选手杀入了直播赛。

        不过用丘老师的话说,路亚是他的苦手,比海竿还次,这次纯属打酱油。

        三位主持人同时还是制作人,要调度诸多事宜,还要和?#38376;?#32452;等一起进行比赛监督,那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李君阁还是在夹川码头接?#35828;?#26102;候见过他们?#24187;媯?#20043;后连人影都看不到。

        比赛安排三天的时间,李君阁让王良厚,苗娃,唐少平放下手里的其它事务,阿音坐镇村委,与集团交通部一起配合这次大活动。

        至于他自己,则需要驾驶忘年号停到河心,作为?#38376;兄行?#21644;直播?#34892;模?#20043;后还要作为交通部的一员,驾驶快艇搭载摄影团队和?#38376;型?#38431;去往各处拍摄和监督。

        三天时间是淘汰制,五十六位参赛选手,每日统计尾数,首日淘汰三十位,次日淘汰十六位,最后再比出前十名排位。

        路亚地段也拉起了红色浮球作为标示:水獭居住区被单独划出来保护;然后是主河道,上到洗脚溪脚板石,下到盘鳌溪入水口上方;

        匏瓜湖上到大湖入水口,下到葫芦溪出水口;

        再加上玉龙溪全段,便是此次作钓范围。

        路亚艇只能在这段水域进行作钓,否则便是犯规淘汰。

        本来对此进行监视是难度最大的工作,不过李家沟?#26032;?#22836;和金毛俩畜生,难度最大的工作反而变成了最轻松的工作了,拍摄监控两不误。

        ……

        清晨的五溪河上水汽氤氲,五十六艘路亚艇严阵以待。

        麻头和金毛在码头上方盘旋。

        随着忘年号上发令枪一声响,移动直播?#34892;?#30340;监控镜头里,一?#37326;?#33394;大船和无数五花八门的小点,?#26376;?#22836;为圆心,向四周以放射状发散开去。

        芒果台导演拿手一拍膝盖:“漂亮!”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34892;?#24471;意忘形了,对旁边的?#25304;?#20934;讪笑道:“呵呵,?#38236;跡?#22810;亏你的指点,空中拍摄你是绝对的大拿!”

        ?#25304;?#20934;笑道:“我就是比你们早接触几年而已,这闲着也是闲着,就自带盒饭过来跟着你们凑热闹,你不?#28216;?#24178;扰你思路就?#23567;!?br />
        那导演赶紧摆手:“没有没有,绝对受益匪浅。这方面你真当得上我老师……哎哟你看我这嘴,你哪方面也当得上我老师啊……”

        ?#25304;?#20934;一副高人风范:“行了老刘,赶紧组织?#28216;?#20986;发吧。”

        老刘赶紧拿起步话机:“各摄影单位注意了,出发!”

        李君阁驾驶着汽艇,载着小格,?#24187;?#25668;影师,朝玉龙溪驶去,那里的翘嘴最多,选择那个地方的钓友,今天胜出的机会更大。

        这是一项比?#20185;?#20360;的运动,一整套装备搞下来,比买?#22659;?#21482;多不少。

        果然,早上的一波窗口期,这里各位选手都斩获不菲,把忙着计数的?#38376;忻强?#24537;了个够呛。

        菜?#25151;?#21046;着自己的小艇,沿着玉龙溪岸边的标点搜?#40140;?br />
        单人控艇路亚,是比较难掌握的技术了,因?#22235;?#21040;此来的,都是高手。

        这里也有战术安排,早上翘嘴开口期,?#24378;?#23450;是水面?#30340;?#39285;为主,中途换软虫搜底,引诱鲈鱼鳜鱼之类的鱼类。

        傍晚选择就看各?#35828;?#24605;路了,可以重新走回水面系路翘嘴,?#19981;?#26377;人觉得上午被钓获的翘嘴过多,可能会导致傍晚不开口,继续搜底主钓傍晚开始开口的鲶鱼,黔鱼之类,也是各自的策略。

        国外选手的操作手法?#32654;?#21531;阁叹为观止,他路亚的时候很少,现在见到选手们精准到厘米级的抛投,不由得跺脚后悔自己没有好好练练这玩意儿。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