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娇术 > 第八百九十一章 白予
        那人便道:“我是廖旭,同沈工一般也是都水监中的,从前还来过两回,嫂子怕是不记得了。”

        他一面说,一面特地往一旁让了让,显出后头人来,恭恭敬敬地道:“今日我是跟着顾公事过来的,也无什么事情,只是过来看看。”

        廖三娘顺着他的指点看去,果然其人后头几?#23047;?#22806;站着一名身长直立的男子,只是眼下天色已黑,瞧不出他的面貌。

        丈夫在都水监中这许多年,下头的便算了,上头?#35828;?#21517;字,廖三娘多多少少都听过,却?#28216;?#35760;得有过一个姓?#35828;?#20844;事。

        ?#36824;?#30524;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连忙把门?#27599;?#35831;两人进得去,转头同里头叫道:“当家的,都水监中来了官人。”

        又朝着厨房叫道:“禾花,给叔叔泡茶!”

        正招呼着人往里头走,那瘦婆子已是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出声问道:“禾花她娘,这两个是来做什么的?后头那个瞧那样子,很?#34892;?#23041;风,莫不是你那当家的犯了什么事?”

        廖三娘原还想道谢,听得她这句话,连眼白都要翻了出来,老实不?#25512;?#22320;将人请了出去,口?#34892;?#20102;,急急便把门给关上。

        给这样一耽搁,?#20154;?#36827;得厅中的时候,里头已经坐下了。

        女儿上了茶,手里捉着个托盘站在后头厢房门口,拿了半张帘子挡着。

        廖三娘拉了拉她的袖子,道:“?#21307;?#20320;屋里去,此处大人家说话,不用你管。”

        沈禾花小声道:“娘,也不知他们找爹爹什么事,我在此处帮你听一听,若有什么不好的,你去同高叔叔家里头报个信。”

        廖三娘登时哭笑不得。

        当真有了什么不好,便是说了,又抵什?#20174;茫?br />
        ?#36824;?#22899;儿有这样的心,毕竟是好,她也没有拦,跟着一齐站在此处听外头说话。

        沈家并不大,也无什么正堂、偏厅的,只有一个大点的正屋又当正厅又当饭厅的。

        沈存复也不认得什么顾延张,顾延闭的,虽是有廖旭引荐,因心中还有火气,又不知道其人来历,也懒得理他,只瓮声?#25512;?#22320;同廖旭说话,道:“都水监中那许多人,旁的都不敢来,你倒是胆子大,也不怕那张公事同何主簿寻你麻?#24120;俊?br />
        廖旭听得十分尴尬,支吾着干笑了两声,只好转头看了看一旁的顾延章,道:“是顾公事寻了我一同来的,因我识得路……”

        沈存复只“哦”了一声,这一回,连廖旭都不再理会了。

        外头的气氛顿时?#34892;?#23604;尬起来。

        廖三娘同女儿站在里头,俱都?#34892;?#19981;好意思。

        沈禾花小声道:“爹他脾气怪得很。”

        廖三娘斥道:“莫要胡说!”

        外头廖旭等了一下,不见沈存复招呼,只好道:“今日顾公事来……”

        “我今次来,是有事想要求?#36538;?#24037;。”顾延章接着廖旭的话,便开门见山地道,“我受了中书调令,眼下暂代张瑚张公事主簿公事一职,初来乍到,从前也不曾行过水利之事,因听得旁人说沈工、高工两人俱是精通水事,很该来见一见……”

        他话才说到一半,沈存复已是冷嗤道:“我哪里又精通什么水事了??#20063;?#35265;那新郑门外,正是因我疏忽大意,又不知事,才叫那浚川杷出了错!”

        顾延章听他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不去接,只当不曾听到,?#20174;?#36947;:“我到?#29934;恚?#20498;是不曾听说此事……因今日才上任,又遇得范参政欲行那导洛入汴,都水监中?#28216;?#29978;多,不好擅离,只能此时再来了,却是?#34892;?#26202;了,不曾打扰沈工罢?”

        他说了许多话,沈存复却只听到其中两句,本来还冷着?#24120;?#27492;时却是忍不住问道:“什么导洛通汴?”

        顾延章只怕他不问,终于等到这一句,便?#35328;繾急?#22909;的抄本取了出来,自桌面上推了过去,道:“正是此事,想来沈工也曾听过罢?”

        沈存复下意识地接过那抄本,正要翻开,然而?#25490;?#24471;手指,就像触了火?#39057;?#24537;将胳膊收了回去,自鼻?#27704;?#22836;“哼”了一声,道:“管你导什么,同我又有何干?”

        顾延章便道:“倒还是有几分关系的。”

        “我记得祥符三年时,京西提点刑狱管高绅高提点主修黄河堤岸,因他行事省工省料,?#20013;?#24471;牢固,朝中匣特下诏书奖谕,其时提刑司中招?#32423;?#26469;的水工,虽不是都水监中编制,却俱是转了官身,?#25351;?#20998;了银二十两,绢二匹。”他指了指沈存复面前的那一份抄本,“沈工在都水监中多年,想来比我更是知道,这导洛通汴之事,与修筑黄河堤岸比起来,其功绩如何?”

        沈存复深深地吸了口气,连?#19988;?#37117;张得大了些,然而他很快?#22836;从?#36807;来,道:“功绩再大,也是范参政的功绩……”

        他话还没落音,却见得对面人?#26377;渥永?#21462;了一样东西出来。

        那东西是一张黄帛,当中白底,底上有字。

        沈存?#27492;?#26159;?#28216;?#35265;过这样的东西,可却?#36335;?#24515;有所感一般,不知为何,连心跳都跳空了两拍。

        “不知此处可有纸笔?”

        他听得对面那“顾公事”问道。

        因不知是何事,沈存复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那却是?#19978;?#20102;……”

        他听得“顾公事?#40763;?#22768;叹道。

        那一张黄帛被?#39057;?#20102;他面前。

        “本来已是盖了印,只要填?#20185;?#24037;的名字,当即便能得用,眼下来看,却要再待明日了……”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耳朵里头好似被堵了一团棉花?#39057;摹?br />
        沈存复已经什么都听不清了。

        他眼睛里只见得面前的那一份东西。

        是敕书。

        授官身的敕书。

        左下角盖着中书的大红泥印,又有吏部、流内铨的公印,明明此时已是大晚上了,可几个大红印子?#26049;?#27784;存复眼里,却?#36335;?#22312;发光一般。

        那敕书最前头的名字是空着的。

        “还是可以有几分关系的……”

        迷?#38498;?#31946;之间,他听得对面人温声道。

        然而沈存复还是很快?#20174;?#20102;过来。

        他抬头问道:“此这样的好事,不可能白送与我罢?”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江苏11选5窍门 浙江体彩20选5复式 快乐8彩票官网 注册即送现金真钱游戏 河北11选5任5遗漏 澳洲三分彩 吉林快三中奖几率 二中二计算公式规律 中国福彩机器人 湖南彩票兑奖中心地址 磐石体彩 快速赛车彩票推理器 半全场投注技巧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