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當道士那些年 > 第729章 持續的巔峰戰斗
        我沒想到這個蟲子竟然可怕到了如此的地步,鬼頭王這種集結了兩派之力的存在,竟然在蟲子啃噬了不到一分鐘,就已經以肉眼看見的速度縮小了一點點。

        但是,如雪曾經說過的,她指揮這些蟲子并不能‘圓融’,只能依靠蟲王進行一些壓制,和淺顯的指揮的弊端也暴露了出來,一些蟲子在啃噬了一陣子以后,竟然不肯再‘扎堆’啃噬,而是在這個山谷亂飛了起來,不然就是圍繞在蟲王身邊不肯離去。

        可就算如此,鬼頭王還是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急,它沒有辦法擺脫這些東西,只能依靠靈魂的力量去‘震碎’這些蟲子的精神,然后達到蟲子死亡的目的。

        不過,效果卻異常的不好,這些蟲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鬼頭王憤怒的,狂躁的去消滅蟲子,但到現在過去了幾分鐘,不過才死了十幾只蟲子。

        這是何等的可憐?

        而那邊的人終于反應過來了這個蟲子的逆天之處,翁立更是大喊:“請神術,還沒有好嗎?還沒有嗎?”

        在這個時候,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絕對的提升鬼頭王的實力,不顧一切的提升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就算現在有小半的蟲子不停如雪的指揮亂飛,可就是這些剩下的蟲子給予一定的時間,也能把鬼頭王啃噬干凈。

        到時候,這個集結了兩派之力的鬼頭王一旦倒下,剩下的人根本沒有什么戰斗力!

        面對翁立的著急,肖承乾那一脈的長輩顯然更加的鎮定一些,其中一個長輩沒有理會翁立的氣急敗壞,只是開口說到:“請神術就快完成了,這是急不得的,到時候我們這些老家伙出手也就是了,你們怕也要拿出你們的最強秘術了吧。”

        那老者輕描淡寫,可是目光死死的盯著的卻是我的本體,可能我的本體忽然掐起了一套復雜之極的手訣,竟然引起了空間的震蕩,他感覺到不可思議,如臨大敵。

        而我最是可憐,以往留有殘魂在身體里,也可和師祖交流,可此時我的殘魂好像被師祖禁錮在了靈臺,根本不能得知任何情況,連師祖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啊..”一聲長嘯在那邊的人群中響起,終于有人請神術成功了。

        而通過請神術狂漲的靈魂力自然是通過秘術毫不遲疑的傾斜到了鬼頭王的身上,隨著第一個人請神術的完成,接二連三的人都開始完成請神術....

        原本蟲子啃噬的鬼頭王在不斷的縮小,甚至有些虛弱,此刻得到了新的力量的注入,身體又膨脹了起來,而且攻擊也顯得凌厲了起來,如雪的蟲子瞬間就死了七八只。

        當然這七八只相對于蟲子的數量,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這些蟲子并不完全受如雪的指揮,當年連仁花也不能完全的控制它們,在感覺到了生命的危險時,更多的蟲子憑借那強大的生存本能離開了鬼頭王,這根本就是如雪沒辦法阻止的。

        如果可以阻止,仁花當年也不用想出那么一個辦法來壓制蟲子了。

        “哈哈哈,有用,有用!!聽我的,大家用最后的秘術。”翁立狂笑了幾聲,因為鬼頭王力量的膨脹,蟲子立刻就飛走了一半還多,啃噬的速度明顯變慢,他覺得只要再努一把力,這些蟲子就會離開,雖然原因他也不知道。

        翁立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他施展了和何龍當時和我決斗時一樣的秘術,心頭血!

        因為鬼頭王可能是他這一生最巔峰的‘術’,一生可能也只有這一次機會凝聚成鬼頭王,他當然最上心,他當然太迫切的想取得勝利!

        那么多力量的注入,鬼頭王的力量越發的強悍,而如雪的蟲子是真飛走的越來越多。

        ‘轟’,在我身后,一聲驚雷之聲響起,我猛的一回頭,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里不是禁止五行術法的嗎?怎么還有天雷?難道是師祖掐那么復雜的手訣只是為了引雷?

        可是回頭的瞬間我就錯了,那一聲轟鳴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雷,而是這片山谷的天空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師祖的手訣掐動的越發的快,可是雙眼已經睜開,我看見他額頭密布著汗珠,顯然剛才是一個我不知道的了不起的術法,在此時師祖雙眼睜開,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術法最艱難的時期已經過去。

        我愣愣的看著師祖,又看看在一片柔美夕陽的晚景天空中,不和諧的開著那么大一條一人大的口子,在口子的周圍蕩漾著層層的波紋,感覺是那么的怪異,師祖是要做什么?

        “承一,把你的靈魂全部融入虎魂,僅留一魂守住靈臺即可。”師祖看我看著他,忽然開口這樣說到。

        如果是一個別的什么修者對我這樣說,我一定會怒火沖天的和他打一架也不一定,這完全就是‘奪舍’的節奏,不然就是毀滅我靈魂的節奏,但是師祖這樣說,我卻異常放心。

        當下,我就開始召喚自己的靈魂,心中也隱隱有一些興奮,這是從來沒有試過的,最強合魂啊!!

        我自己的魂魄不斷的和傻虎的魂魄融合,我感覺到一股股澎湃的靈魂力一波一波的沖擊著虎軀,我感覺到利爪又鋒銳了幾分,感覺到身旁圍繞著的是呼嘯的帶著切割攪滅的煞氣氣場!

        我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什么叫做‘強大’的氣勢!

        師祖此刻已經盤坐在了地上,雙手直指心口和靈臺,口中大喝了一聲:“承一,你去幫助那個丫頭,戰斗去!”

        而如此同時,一道金色的波光出現在了那個黑沉沉的口子里,似乎是在奮力的掙扎,然后終于‘破殼而出’,朝著師祖飛奔而去。

        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有一種感覺,這道金色的波光應該是師祖的靈魂,或者是真正的師祖遺留,可是師祖不是去昆侖了嗎?這中間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我的靈覺怎么會給我這樣的提示?

        那道金光沖入了我的身體,發生了什么,我唯一遺留的一魂根本感覺不到,此刻鬼頭王已經扳回了勝利的天平,遺留在它身上的蟲子不足蟲子整數的三分之一了,而且每一分鐘都還有5,6只的死亡。

        在那邊邪修的秘術依然在進行著,顯然我們的爭斗根本沒有達到一決生死的最后地步,雙方都還沒有拿出最強的實力!

        不能再等待了,如果說鬼頭王徹底擺脫了蟲子的節制,我們會輸的,輸了就是死,也許比死更可怕,靈魂都得不到超脫,我不能依賴師祖,因為這并不是完全的師祖,何況,師祖說了必須要先開墓!

        我虎吼一聲,再次投身于戰斗,隨著身旁的風,猛的一撲,就躍到了鬼頭王的身邊,幾乎是不加思考的,爪子揚起,一抓就抓下.....

        ‘轟’我是靈體,但也感到了大腦仿佛是被震蕩了一下,我極力的和鬼頭王戰斗,憑著本身的速度優勢,撕咬了鬼頭王好幾下,可是對比起我小小的身軀,鬼頭王是如此的巨大,我這幾下,根本給它帶不來決定性的傷害,反倒是隨著它身體融合的越來越好,擺脫的蟲子越來越多,終于抓住機會,狠狠的給我來了這么一下,一下子就把我扇開了老遠,如果說這股力量再大一些,我的靈魂力都會被震散一些。

        我重新站起來,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腦袋,卻聽見師祖的聲音傳來:“承一,繼續戰斗,只需要再支撐一會兒。”

        接著,又聽見師祖對如雪說到:“小姑娘,盡你的全力指揮這些蟲子,消耗一些對你也是好事,只需要再支撐一會兒。”

        師祖他完成術法了?就只是那么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身體還是我的,可是這時,我卻發現師祖是那么的不一樣,氣質,氣場都不一樣,有一種讓人高山仰止的強大。

        師祖,他是活過來了嗎?

    (本章完)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