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306章 不悖(十)
        文及甫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韩锬没有跟韩冈说。
        他过来跟韩冈禀报时,只说了客人已告辞,就接着回去看他的论文。
        韩冈也没多问。他没打算理会文彦博家以及京西路上的那些豪门大族。
        看着就生厌,更不要说敷衍。以他的身份,本就可以更任性一点。
        要不是富?#39029;?#25151;没有跟那些人混在一起,家里的老二也不反对,当年的婚?#23478;?#19981;要履行,那还真得两说了。
        韩冈有他要操心的事。
        皇宫里的事儿是一桩。
        韩冈收到的报告,太子粪便黑色,呕吐物是酱色,是严重的消化道出血。
        一起收到的消息,太医局的御医们正用药水洗胃,并设法用静脉注射糖、盐等营养物质,代替进食,但小孩子很难经受住这?#32456;?#33150;,活到大议会召开真要看运气了。
        前头死了一个皇帝,后头新帝还没继位,就又要死了。
        一国之君的性命都保不住,传出去,朝廷没脸面,对国家稳定也不利。
        太后,皇后,章惇,都希望太子能太太平平的登基。但黄泥沾?#20185;恚?#24819;洗脱干净也不容易,在别人眼里,一举一动都带着臭气了。
        韩冈远在关西,京城里发生的事,他倒是能洗干净?#32422;海?#20294;他也不可能站干岸看热闹。
        莫名奇妙就消化道出血,又不是劳累过度,饮食不协,很快就被怀疑是有人作祟。
        出事之后,皇城?#31454;?#24320;封府,以及章惇,韩冈两人手上的私人力量,就被发动起来,调查给太子下毒的凶手。
        章惇还没回去,给韩冈秘密报告就回来了。
        其中并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因素,只是有个想做皇帝蠢货,以为现在的太子死了,他就能取而代之。
        是与太子一同养在宫中的另一位宗室下的手。
        看见太子迟迟不能登基,就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才十岁出头的年纪,竟然就能说服他的亲生父亲,?#31456;?#20102;在宫中认识的内侍。给太子下的药。
        这还真是个天才。要是他上位了,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但今天,第二份报告回来。
        剧情大转折,是太子身边人看到太子重病,担心储位有变,故而构陷排在最前的受益者。即使太子没那个福分,也不能让对头上位。至于前面的供状,是屈打成招的结果。
        章惇因而大怒,下令清洗东宫。
        韩铉过来的时候,韩冈正把给章惇的信装入信封。
        用蜡封口,韩冈将信交给韩铉。
        “你代为父去京里一趟,把信交给章子厚。完事后,再去见一下黄勉仲,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要带给为父。”
        “阿爹,何不让三哥去?他一直在家里看书,真的会变书呆子。”韩铉不愿干跑腿的活,即使去开封,也没有什么意思。
        “不想去?”韩冈问。
        韩铉嬉笑道,“去了就不能再阿爹身边随时聆听教诲了。”
        韩冈说,“行啊,那为父身边?#27704;?#36814;送的差事,就交给四哥你了。”
        韩铉委委屈屈的,“也该三哥跑跑腿了。”
        韩冈不理会韩铉扮痴扮?#24726;?#20320;听好了。如果章子厚问起来,宫里面的案子该如何处理,你就跟他说,要处置这等妄人,其实不必要费什么心思。依法惩处就可以了。剩下的章子厚自然会明?#20303;!?br />    “那些帝党就放过了?#31185;?#23454;现在正是?#27809;?#20250;。能一口气?#27602;∩本!?#38889;铉提议道。
        韩冈指着韩铉,“你是唯恐天下不乱。”
        “孩儿只是希望京城能够干净一?#24726;?#36825;样章相公和宫中的关系就能好上一些。”
        章惇举动,太后和皇后那边,心理上可能有点过不去。而且这件事说不准会加深宫中和都堂之间的?#20005;丁?br />    京城里面?#27704;?#19981;缺向这方向努力的?#34892;?#20154;。以保扶赵氏为名义聚集起来的?#21589;錚?#22312;各地都有一点势力。皇帝的死,太子的病,都是可以被用来攻击都堂的借口。
        社会高速发展,赶不上这变化的人数目繁多,聚集起来发泄对社会的怨气,也不免给?#32422;?#25214;一个大义的名分。他们就像草原上的杂草,就算?#23637;?#20102;上层的,泥土下面的根系依然缠绕繁衍。
        “清除是清除不掉的。”韩冈摇头,“现在怎么做都除不了根。”
        人们很容易把自身的不足和生活上的困境,归结于外界,而忽?#23472;?#36523;的原因。
        ?#32422;?#31351;,是有奸商把钱都赚走了。?#32422;?#19981;能做官,是因为奸臣控制朝廷。
        从某种程度?#20384;?#30475;,他们的想法并没有错。
        如今贫富差距变大,超级富豪富可敌国不是形容词。而跟不上时代的、以至于社会等级跌落的旧上层又有很多。因而引发的社会矛盾的确不少。
        这就是所谓的保皇党,在现阶段无法根除的原因。 就像地里的霉菌,只要有合适的土壤,自然就会滋生起来。
        “不过他们人数太少,”韩冈继续说,“破落的大户,不得志的读书人,升不上去的小官,就是他们的主力,全天下的都算进来,一百万有没有?#31185;?#36890;人能有两三个亿。只要把普通人安顿好,走马?#39057;?#25442;皇帝都没问题。”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普通人,他们的需求很容易得到满?#24726;?#19981;?#20384;?#24352;带来的战争红利,保证了他们的生存。想揭竿而起不难,那里都能找到机会,但想要看到天下响应,那就做梦了。
        韩铉接过信,跟韩冈说,“儿子明白了,会把阿爹的想法说给章相公和黄参政的。不过……”
        “不过什么?”
        韩铉怯生生的问?#24726;?#31561;儿子回来,能不能让儿子去一趟河东?”
        “为何?”
        “战事就要开始了,儿子想去看看。”
        韩冈不介意让?#32422;?#30340;儿子多长长见识,“等你回来,让你去大同。那时候,多半大同已经拿下来了。”
        “这么快?”韩铉?#28909;弧?br />    “因为辽国跟不上了。”
        在一个超级工业大国身边,玩工业转型?也许一开始会有点成效,但最后,除了军事工?#25285;?#21097;下的工业都会完蛋,甚至比转型之前还要?#25671;?br />    这是东施效颦的结果。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