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231章 变故(28)
        “那玉昆你有什么想法?”

        章惇坦然与韩冈对视。

        在他话语中,在他的脸上,韩冈并没有发现反讽和对抗的痕迹。

        韩冈有想法,但自觉说出来有所不妥,“此事岂能越俎代庖?”

        章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想来?#25925;?#36766;官最稳便。”

        韩冈无?#25105;?#22836;,“子厚兄莫说气话。”

        章惇道:“宰相当街遇刺,我为首相,自上表谢罪便是。”他眼神如钉子一样扎在韩冈脸上,“届时请太后处分好了。”

        韩冈张了张嘴,又摇了摇头,虽然说他方才再一次入宫说服了太后,但他并不敢保证太后看到章惇辞章之后,会不会朱笔一挥,写上一个‘可’字。

        尽管从情理上太后不至于不去慰留章惇,而且即使当真如此批复,?#19981;故?#33021;够设法?#22815;?#21435;,可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太后有机会批复章惇的辞章——不要给人?#22797;?#30340;机会,?#24214;?#26159;韩冈一贯以来对待下属的方式。

        “此事不妥。”韩冈道,“恐有人推波助澜。”

        他总不方便说太后有可能顺水推舟。心情如同硝酸?#35270;?#19968;般不稳定的太后,现在在韩冈眼中就像没保险的炸弹一样危险——硝酸?#35270;?#22914;今已经在实验室中有了成品,韩冈还提供了硅藻土作为稳定剂的配方,但照样有两位数的研究者在爆炸中丢了性命。

        章惇又哼了一声。有韩冈这一句,太后真实的态度可见端倪。不过韩冈的立场也更进一步得到确认。

        既然韩冈力图稳定,对章惇来说也是只有?#20040;?#27809;有坏处——至少眼前如此——他沉吟了一下,“既然不需我上表辞位,那玉昆你还有别的办法?”

        章惇的态度比方才一问时更加诚?#25671;?#30524;下的困局,既然是韩冈所造成,自然也只有韩?#38405;?#22815;不动声色的给破除。

        “蒋?#31508;?#20043;三子,蒋瑎。不知子厚听说过没有?”

        蒋?#31508;?#23601;是蒋之奇,与章惇一样都是嘉佑二年中的进士,曾攻?#36153;?#20462;帏薄不修,因而名声大噪。变法后,为新党中人,遍历地方,颇见才干。如今也是议政会议的一?#34180;?br />
        章惇皱眉回想着不多的?#19988;洌?#26082;然是高层中的一?#20445;?#33931;之奇家中稍有点作为的子弟,自也为章惇所听闻。但毕竟只是后生晚辈,见面不多,无甚交往,故而也只有一鳞半爪的印象。

        “现任楚州通判?”

        韩冈点点头:“少年时,传为纨绔,元祐五年进士登第后,历任地方,甚有建树,如今楚州任官,亦是作为颇多。”

        章惇?#25165;?#19981;形于色,缓缓问道:?#21834;?#29577;昆是想让我那不肖子出外?”

        章惇家的二儿子刚在外战死,就让他大儿子出外,说起来也是?#34892;?#19981;妥当。但韩冈?#25925;?#35273;得章持在京中,对章持本人和章惇,都不是什么好事。

        韩冈斟酌着言辞:“我素知子厚向来律己,未尝私亲……”

        章惇为宰相,他的儿子却?#27704;?#27809;有得到照顾,同科进士有很多都已经飞黄腾达,但章持章援,官位甚至还不如许多同年。

        “不过一榜进士,不得出外经历,留居京中,又不得入要职历练,即使有经天纬地之材,也难免给消磨掉锐气,荒疏了才干。且这一闲下来,更难免小人环伺……”

        韩冈不想惹动章惇的逆反心理,尽可能的措置语言,但章惇爽快得很,“玉昆你的意思我明白,巩州现缺一通判,你看合不合适?”

        巩州!

        韩家的大本营,核心之地,让章持去做通判?当然,章惇的用意不是让章持去给韩家添乱,可韩冈更觉得不妥当了?#27827;?#38750;列国征战,何至于遣?#39318;櫻?br />
        章持是章惇嫡长子,要是章持到了巩州,那韩冈少不了要派出一个儿子去福建。

        老大韩钲如今在陇西侍奉祖父?#31119;?#21516;时在学术和家中产业上努力奋斗。老二韩钟在河北军中,原本掌管定州一线的铁路,如今官军攻入辽国境内,他的管辖范围也从天门寨下不断北进,跟随着定州路官军的脚步,维持数万大军补给线的畅通,在这其中,颇立了一些功劳。

        从年岁上看,他们两个都可以去福建做官,不过能与章持对应,韩冈的这两个年长的儿?#27704;?#38754;,就只有一个合适。其中韩?#20305;?#20854;合适。

        可是真要让韩钟去福建,就失去了借战功快速升级的可能,实在很?#19978;В?#32780;且,他和王旖之间的争执原本就因为韩钟去了河北而引发,现在韩钟回来了,却转眼又要去福建,章家的大本营,韩冈可以肯定,在王旖的眼中,这比去广东广西的南方烟瘴地还要危险。

        “?#25925;?#22312;福建择一?#39057;亍?#31119;州、泉州皆是上选。”

        韩冈这是让章持回家修身养性,不要留在京师,在自家面前晃来?#31283;ィ?#25166;眼得很。

        “玉昆觉得去巩州不妥?若无此,太后可能安心?”

        章惇自不想让儿子成为质押,早前就让儿子做好去西北准?#31119;?#26159;为?#38382;?#25152;迫,为世人所笑亦顾不得了,?#19978;?#22312;看见韩冈的反应,他反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了——他之前把自己放在弱?#39057;?#22320;位上,只想到遣子入质,但看韩冈,想到的?#27492;?#20046;是互质。

        两边遣子互质,在双方的信?#20498;?#31995;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的情况下,这不失一个可行的办法。而且,章惇还不用在世人面前丢脸。

        太后怎么都不会?#19981;?#31456;惇一家?#26469;?#30340;。即使互质,也不?#23835;?#22826;后对章惇多放心一点。韩冈几次进出宫闱,哪里?#24187;?#30333;太后的想法。

        “不知子厚还记得你我当年熙宗?#23454;?#39550;崩后两日的那一番对答了?”

        韩冈突然提起旧事,章惇眯起眼,几许叹息,几许感慨,“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不提都忘了。”他岔开话,“当年的事,记得最清楚的?#25925;?#29081;宗大祥后一天的大朝会,上朝时,看见戾王的儿子坐在御榻上,人都懵了。?#31508;?#36824;真是狼狈。还多亏了玉昆,你?#39029;?#25163;。”

        “不得不出?#32844;。?#38422;家老小的性命,不去搏上一搏,真的就没了。”

        被章惇岔到当年宫变时,韩冈也不免感慨万千。当初实在是太大意了,糊里糊涂的就以为能宰执们会念着定策功,跟自己一条心,在太后?#23383;?#25163;下施展拳脚。更没想到宫内的内侍总管们,除了寥寥几人外,其余都对?#36896;?#22833;望透顶。宁可投效二大王。

        现在多少人都称赞自己一手挽回败局,但自家可是文?#36857;?#27809;能提前预判到宫变发生,却不得不赤膊上阵,真的是自己行险搏命,方能逃得一条性命。

        “想想还真是运气。”

        “只是运气可还不够。除了玉昆你,?#31508;?#25490;在东班前列的,谁能使得动金骨朵。?#31508;?#22806;面本说玉昆你是药王坐下弟子转世,又说你是?#37027;?#26143;,”章惇笑着:“谁能想到玉昆你连武曲星也一并做了。”

        章惇轻声慨叹,“回想当年,至今日也不过才十年时间,已经觉得有沧海桑田之感,也不知十年之后,天下会变成什么样?”

        韩冈淡然一笑,“不论如何变,自然?#25925;?#27721;家的天下。”

        章惇也笑说道:“说的是,?#25925;?#27721;家天下——只是越变越大了。”

        “因为对世界认识更多了。”韩冈道,“三代的天下,不过黄河左右,夷狄在侧。春秋战国的天下,汉水之外便是蛮荒。秦时汉时,天下?#25191;?#20102;一点,北至漠,?#29616;?#28023;,东海倭国,西域大秦已为人知,但福建尤在蛮荒,”

        韩冈笑着看了章惇一眼,章惇不以为意。这点实?#25925;?#33021;够容?#26705;?#32780;且韩冈说的?#25925;?#20107;实,直到秦汉时,多山少田的福建?#25925;?#38397;越?#35828;?#22825;下,对中央王朝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化外之地,

        “至于到魏晋隋?#39057;?#22825;下,疆土有增减,但世间对天下的?#29616;?#21364;也没有大变。”韩冈道,“直至今日。今日的天下,可就是四海之外,八万里幅?#34180;?#30495;正的普天之下。”

        “普天之下。普天之下。”章惇轻声念着,忽?#20013;Γ?#22825;下如此之大。在朝堂上争来斗去,直如?#36758;?#20043;上。”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