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30章 随阳雁飞各西东 22
        临到年节,国子监早就放了假。大门都关了,但南门附近的酒肆茶楼中,还是能看到许多衣着襕衫的士子。

        明年就是科举之年,数以千?#39057;?#36129;生此时都从天下各州云集京城之中,国子监附近便是他们聚会最多的场所。

        正午时分,黄裳也与几名士子坐在一间?#39057;?#30340;包厢中,虽然不是正店,也算是干?#40644;?#27966;了。

        “勉仲。”说话的士子跟黄裳有着同样的口音,他提着酒壶给黄裳倒酒,“西北之事,朝廷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说要打又不像,韩学士还跟辽使谈着买卖,一群商人都要?#19979;?#20102;。可要说不打,看西北的模样,却是明明白白的要打上一场。”

        礼部试考的自然主要是经义,但策问一项,还是免不了要与时政挂?#22330;?#30475;眼下的?#38382;疲?#24456;有可能是有关辽宋之间的题目。如果不能把握好朝廷对辽的基本态度,那么落榜是没话说的。若是把握好了,那么熙宁三年叶祖洽叶状元的运气,说不定也能落在自己的?#39134;稀?br />
        黄裳是韩冈的门客,也算是气学门生,甚?#20102;?#26412;人就住在韩冈府中,此事国子监中尽人皆知。韩冈现如今就是一个?#24187;?#20998;的西府执政,在军事战略上,朝廷都要参考他的意见。

        既然如此,黄裳当然就成了应考的士子们打探的对象。

        黄裳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甚至后悔今天应邀出来。

        现如今,各色流言传得到处都是。有事实,但更多的就是毫无根据的谣传。

        最上面的重臣,有能力有条件去伪存正,分辨流言的真伪。可底层的官僚,只能在浩如烟海的流言蜚语?#26143;?#23547;找真相了。

        除了西面已经跟辽人对上阵以外这个事?#24403;?#30830;认以外,其他便是众说纷纭。

        想不想打,能不能打,该不?#20040;潁?#20250;不会打。朝廷的态度并?#24187;?#30830;,韩冈也没有一个准话。既然朝廷本身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那么黄裳又怎么可能弄?#20204;?#26970;?

        但身边的都是乡里,若是明着推?#36335;?#34893;,那可就是得罪狠了,曰后少了乡党为助,怎么做官?

        “学?#31185;皆?#37324;可不会多说朝廷的政事。”黄裳笑得深沉,举杯一饮而尽,将心虚掩住,?#23433;还?#23601;小弟来看,朝廷可是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和、战与否看的是北面,但无论北面是什么选择,朝廷都有应对之策。学士的姓子强硬,更不会退让。?#34892;?#20107;小弟不能说,但很快就该传出来了,各位可以拭目以待。”

        黄裳故弄玄虚,?#36824;?#20182;的话倒是有几?#32456;?#23454;。

        外面闹得不?#35059;?#20102;,向皇后每天早晚听了皇城司的回报,信心也是越来越少。毕竟从西北传来的消息上看,边境上的小小争端已经快要往战争方向上发展了。

        吕惠卿的宣抚司,在皇后眼中,已经成了战争的策源地。?#20247;?#30340;胡作非为,是吕惠卿在背后撑腰。

        章惇和薛向无法为吕惠卿去辩解,而东府中的韩绛、蔡确,还有刚刚抵京的曾布,更是在推波助澜,加深向皇后的成见。

        就是吕惠卿本人,他自己都不便自?#32429;?#19968;边是策划战争,一边是无法控制下属,两样必须要选择一样,放在谁身上都要头疼万分。

        韩冈都在为吕惠卿感到为难,实在是不好选。

        但为了?#27809;?#21518;安?#27169;?#20182;和西府必须要拿出些?#23548;?#30340;东西,否则就只能让东府继续兴风作浪。

        幸好军器监有了一件好东西。

        虽然是属于中门下管辖,东府并没有报?#20384;矗?#20294;西府的耳目却早就伸了过去,毕竟在京百司中,军器监跟西府的关系最为密?#23567;?br />
        是个很简单的机器,不是兵器,而是滑轮组的应用。

        “是上?#19968;!?br />
        滑轮组的?#20040;Γ?#38889;冈早就在私?#35828;?#31508;记中加以阐述,也很早就用在了港口?#23567;?#20891;器监中,也有很多工匠想要利?#27809;?#36718;组省力的原理,来改造弓弩。

        第一目标,不是单人使用的弓或弩,而是床子弩,但这些工匠得到的却是连续失败。现在出现的,只是单纯的上?#19968;?br />
        由?#24187;?#26647;姓的工匠献上的这具上?#19968;?#21033;用绞盘和滑轮为主体。将神臂弓架在上?#19968;?#19978;,能省一半以上的力气,速度也更快,而且快得多。

        若是改成驴?#27704;?#30952;式,驴子或牛拉着绞盘转上小半圈,神臂弓的弓弦就给拉上去了。眨几下眼,就能上好一张弩。

        一架机器,可以让一个十?#35828;?#20160;,维持着正常发射的速度;让一个五?#35828;?#20237;做到急速射。如果专供一个?#35828;?#35805;,就是一人成军。

        虽说在韩冈看来,这完全是守城时才能用,野战时难道能把驴子和磨一起?#20185;?#38453;??#36824;?#20182;明面上没多说什么,成与不成,奇思妙想都是件好事,任何一桩经过实战验证的武器背后,都有一堆被废弃的设计。只是私下里,跟章惇、薛向议论了一句。

        ?#36824;?#20854;他人并不认同韩冈的看法,有了上?#19968;?#21518;,守城的确是方便多了。而且?#35828;?#27668;力是有极限的,两只胳膊有千斤之力的猛将寥寥可数,他们也做不到一天拉上一千次的神臂弓。但上?#19968;?#21482;要有钱,想造多少都可以,若是不断加以改进,甚至一次能给几架重弩上弦。

        “原本纺车只有一个纱锭,现在可是有十六个纱锭。”章惇笑着对韩冈道,“这不是玉昆你过去曾经说过的吗?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仅是君子之道,也是器用之道——这也是玉昆你说的吧?”

        所以就有了年节前?#30342;?#30340;试射殿廷。

        向皇后,两府宰执,以及韩冈,都在武英殿前看着这一架新奇的机器。

        在一头驴子和一架上?#19968;?#21644;?#24187;?#21313;二三岁的小黄门的辅助下,石得一拿着三张神臂弓交替射击,一刻钟的时间,就射出了整整两百发弩矢,将六十步外的十副铁甲射得千疮百?#20303;?br />
        “只要一个都,就能守住?#24187;?#22478;墙。?#31508;导?#19978;是不可能的,章惇?#30475;?#26159;忽悠,但确有几分道理。

        使用冷兵器和热兵器最大的区别就是对体力的消耗。弓刀之类就不用说,单是四石的神臂弓,想要拉开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按?#25112;?#20853;法的规定,要成为?#24187;?#19978;位禁军,不至于一个月只能拿五百?#37027;?#30340;俸禄,必须要能拉开神臂弓,推行将兵法时的这一?#24230;?#25972;整三分之一的上位禁军被降等。

        而要在战时保持射速,就更难了。

        若是急速射,不要三五次就会腰酸?#28909;恚?#30452;接脱力。即便是有时间回气的慢射,一天下来,也不可能超过百次,否则就会?#35828;?#31563;骨,医治若不及时,严重时甚至能留下一辈子的暗伤。

        ?#36824;?#29616;在上?#19968;?#30340;出现,却拆掉了原?#32676;?#22312;大多数人面前的门槛。

        “以骡马机器代劳,莫说被降?#35828;?#31532;的下位禁军或是厢军,就连?#20808;?#37117;可?#38405;?#30528;神臂弓站上城头。只要他们能拿得动神臂弓,扣得动牙发。拿着同样的神臂弓,?#27704;先?#22919;孺手中射出的箭矢,自与跟锐卒一般无二,一县之内,兵员何啻多了十万之众!?#20808;?#22919;孺皆可上城杀敌,只要军?#20826;?#36275;,又有何城可破?!”

        这应该就是火枪的?#20040;Γ?#29616;在放在有了上?#19968;?#30340;神臂弓上,却也一样说得通。

        向皇后立刻就被说服了大半,剩下的一点不放心让她望向韩冈:“学士曾经做过判军器监,板甲便是学士之功。军器监一年千万斤钢铁,同样是学士之能。不知学士意下如何?上?#19968;?#26159;否可用?”

        韩冈并不是反对畜力的上?#19968;?#20182;只是认为此物不适?#24358;?#25112;,肯定比不上火器。但如今要?#27809;?#21518;安?#27169;?#35828;服同侪,只要证明在契丹铁骑来袭时,官军——主要是河北禁军——能将城池守住就够了。

        何况章惇今天下了不少功夫,看看拿来做靶子的十副铁甲就知道了——全都是库存的旧货,只是外面给擦亮了,换成是现如今的板甲,不到四十步哪里可能射?#20040;浚 ?#21482;看这一点,韩冈也不可能给他和军器监拆台。

        “枢密之言,正在情理之?#23567;?#23601;是城中户口?#36824;?#19977;五百的下县,守城时城中若多三五十具上?#19968;?#23601;等于多了上千精兵。”韩冈停了一下,又提议道,“臣请调选监中良工,在神臂弓局下,附设一上?#19968;?#23616;,由专人负责制造。若有?#20998;实?#21155;,可追查至一人,而两局的工匠们熟悉之后,互相配合,也可以不断加以改进……这两年新造的神臂弓、斩马刀和板甲,都比一开始时改进了很多地方,也强了很多。”

        判过军器监的韩冈在这方面就是权威,他的肯定和?#38057;?#25512;了最后一把。能拾遗补?#20445;?#29978;至是提议设专局

        打造,韩冈等于是在为上?#19968;?#32972;,而不是单纯的附和了。

        向皇后完全放下心来:“既然如此,就让军器监设局专一打造上?#19968;?#36234;快越好。尽快送往河北各路,对于肯用心的匠人,财帛爵禄,朝廷不吝赏赐。至于发明了上?#19968;?#30340;栗忠……”她看了看东府的宰相和参政,“要重?#20572; ?br />
        曾布抢出班道:“可依神臂弓例,降一等给赏。”

        向皇后点点头:“可。”

        ‘是不是该将热兵器弄出来了……’韩冈想了想,又否定了,‘还是明年吧。’先在《自然?#39134;?#38416;述理论,至于制造,让其他人去费心好了——军器监中的?#34892;?#20154;想必多会订上一份。而且有了上?#19968;?#28779;枪想超过神臂弓就更难了几分,倒是火炮还好说些。

        敲定了上?#19968;?#21521;皇后对河北的局势也稍稍安心了下来,不再寝食?#23547;玻?#32780;且这个决定很快传出去,同样让人心浮荡的东京城安定了下来。

        有了神臂弓、斩马刀、板?#20303;?#39134;船、轨道等一系列的成就,东京城的百万军民对军器监的新发明有着极大的信?#27169;?#36825;一点是十几年来潜移默化造成的,很少有人能察觉得到,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就在元?#23835;?#24180;的最后一天,鞭炮声响彻九州大地,东到大海,西到大漠,南至交州,北至云中,都是喜气洋洋迎接着新的一年的到来。

        而沿着灵州川艰?#23547;仙?#20102;数百里的?#20247;獺?br />
        他,看见了灵州。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