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12章 恶客临门不待邀 上
    readx();    骑着雄壮的战马,梁乙埋昂首挺胸的进入了盐州城。?#25191;?#21543;手机小说站点

        经过了一夜和半曰的巷战,盐州城终于被西夏大军彻底收复。

        徐禧、高永能,还有个叫李舜举的阉人都死在了城中,盐州城中的主要的将领和官员,只跑了一个曲珍。而宋人在盐州城中的军队,则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在十多曰的守城中,守军损伤太大,甚至连像样的突围都无法组织起来。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是徐禧的功劳。但这不妨碍梁乙埋为此而自豪。

        不过兴奋的心情只有片刻,来自东面军情?#21271;?#20256;到了盐州城?#23567;?#31181;谔已经击破了设置在左村泽、柳泊岭和铁门关的防线,向着盐州直扑而来。

        种谔来了。

        其麾下的三万鄜延路马步军精锐,沉甸甸的压在西夏太后和朝臣们的心头。

        比起高遵裕,种谔的用兵要更加圆熟?#20384;保?#38590;以抵挡。

        而比起已经在灵州城下精锐尽丧的环庆军,鄜延军甚至大一点的损伤都没有受到,几个月来都在养精蓄锐。

        要想保住银夏之地,肯定要挡住、而?#19968;?#35201;击败种諤和他的麾下大军,这样才能去收复银州和夏州。

        已经无力去责难,派去阻截种谔的将领办事不力,现在的关键是谁先去抵挡种谔?#32943;?#30952;他的锐气?

        盐州城衙的大堂中,没有人回答梁太后的问题。

        这个议题之前在攻击盐州?#26412;?#20570;过议论,?#31508;?#30340;决定是再议,等种谔的反应再做应对。

        种谔对盐州的态度,细作早就打探得明白,不少人都认为种谔绝不会帮助徐禧,对于援救西夏,肯定是能推则推,只要派兵阻截鄜延军,种谔?#34987;?#39034;水推舟。而种谔之后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个观点。

        ?#19978;?#22312;种谔在盐州陷落之后疾奔而来,却必须要给出一个答案了。

        没人愿意去阻挡种谔的锋锐,尤其还是在经历了盐州之战以后。不经过充分的休整,就立刻上阵应对强敌,胜利的希望虚无缥缈,巨大的损失也绝?#21592;?#20813;不了。

        “先守城如何?然后断他的粮道。”叶孛麻提议道:“种谔从宥州出来,带出来的存粮肯定不多。s8?#20260;?#26356;新”

        “这座城能不能守得住?”梁太后进城时,也是亲眼见?#35835;?#30416;州城墙的惨状。要有谁说肯定能守住盐州城,梁氏她第一个不信。

        “两三天?#31508;?#27809;问题。?#27604;?#22810;零丁说道,“除了一个缺口之外,其他地段的城墙尚能撑上几天。只要及时补上缺口,再放上重兵把守,完全可以多撑上两三天。种谔远道而来,?#35206;?#21448;不济。等到铁鹞子恢复气力,到时候击败他也不在话下。”

        仁多瀚跟着道:?#26696;?#36817;数十里内,能派得上用场的木料都在之前被用上了。没有攻城的器械,就是宋人也别想轻易的攻下一座城池。”

        “而?#19968;?#26377;大营在。十万大军不可能全数进入盐州城驻扎,肯定要有一部分放在外面的大营?#23567;!?#26753;乙逋想要证明自己一般的补充道,“盐州城和西面的大营成犄角之势,可?#26352;?#30456;支援,即便是种谔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攻城或是攻打大营。”

        梁太后点着头,反正是不可能?#25169;?#20204;这几支老狐狸带着自家的儿郎去堵种谔的刀口,能?#34892;?#24515;守城已经是不错了。而且自家的侄儿说得不错,十万大军想要坚守,种谔的兵力是?#23545;?#19981;足?#26352;?#30772;盐州城的守卫。

        “李清。”梁太后点起了始终默不作声的汉军主将,“你看盐州城可守与否?”

        站在?#28216;玻?#20960;乎要化作石像的李清向着梁氏欠了?#39134;懟?#20182;之前都在沉默的听着梁太后和重臣们?#35029;?#20182;没有在朝廷议事上插话的权力,但当说到守城的时候,却绕不过他。汉人善守,这个观念,在?#31508;?#30340;每一个人脑中根深蒂固。

        “回太后的话,方才微臣已经看过了城中的武库,弩箭多不胜数,神臂弓也?#34892;?#22810;。拿着神臂弓上城防守,纵使种谔亦难有施展之地。泼喜军的旋风砲最好也搬上城墙,居高临下,不比神臂弓差多少。”

        梁氏对李清的回答还算满意,“如果让你为主将,需要多少兵力来守城?”

        李清的心猛地跳了起来,他强自镇定,“至少五万,得?#21482;?#30528;来守。”

        梁太后没有立刻作出决定,而是沉吟着,?#24187;?#20869;侍出现在大堂门外,“太后,黑山威福军司?#21271;ā!?br />
        “那里会有什么事?”来自西夏最北面的一个统军司的紧急军情,突然间让梁氏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呈上来!”

        将奏折接过来展开一看,梁氏便是头脑一晕,整个人摇摇欲坠。

        “太后!”梁乙埋、仁多零丁和叶孛麻一齐惊?#23567;?br />
        “?#20185;?#27809;事。”梁氏强?#23472;?#23450;下来,手上紧紧攥着?#21271;ǎ骸?#30416;州城不需要守了。去派人跟种谔说,盐州城,可以让给他!”

        “什么?!”

        ……………………

        鄜延军离开了无定河河谷,向着盐州城快速的挺进。

        在宋军步卒紧密的?#26377;?#20043;前,党项骑兵只能是搔扰。可在宋军的骑兵全力牵制下,许多时候,他们在搔扰之后,都没能来得及及时脱离战场,便被步兵追上,然后被消灭。步骑之间的出色配?#24076;?#20351;得铁鹞子失去了用武之地。

        种建?#23567;?#31181;师中都在这个过程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但种建?#34892;?#24351;都没为此而沾沾自喜。

        牵着马,与大军在荒凉的土地上疾行,种师中神色黯然:“竟然还是迟了一步。”

        “之前耽搁的时间太多了。”种建中叹了口气,?#32456;?#22859;起来,“盐州必须收复!否则在河东面前,就没有我们的鄜延路的立足之地了。”

        种师中很不服气:“河东能胜,那是欺负阻卜人是实心眼,见识少,换成契丹或是党项,看?#27492;?#20204;会不会上?#20445; ?#24448;步兵的军阵上冲,种师中还真没听说过这样愚蠢的骑兵。

        “因地制宜,相人施计。本来就是在欺负阻卜人没见识过官军的实力,换作是党项铁鹞子,想来韩玉昆也不会用那样的计策。”

        “?#19978;?#20102;那么好的战马。”对于阻卜的愚蠢,种师中都为他们的战马而感到?#19978;В?#37117;使唤了这么长时间,还能用来奔袭。比起?#28216;?#39532;,耐力要胜出不少。”

        “说什么废话?!”在前面的种谔听到了侄子们的窃窃?#25509;錚?#22238;头怒喝。

        种家的?#21483;?#24351;顿时噤若寒蝉。

        种谔手上的是鄜延路所能带出来的全部兵力,除了留守的两万人之外。整整三万大军,八千骑兵,两万两千步卒,其中有一半,是来自于青涧城、绥德城和罗兀城这三个种谔威信最高的城寨。当种谔发出号令,如臂使?#31119;?#20063;不难做到。

        想要阻止进入盐州城不容易,就必须挡在他们的道路上,也就是与宋人正面作战。不论是城池的攻防战,还是在野外的围追堵截,都要有着对抗到底的觉悟。光是?#21487;?#25200;,绝不可能拖延下种諤这等名将的脚步。

        十天的攻城战,西夏军的体力和精神已经消耗了许多,之前一?#21271;?#25345;着自己的节奏,直到盐州城破时,才猝?#29615;?#21147;,由此爆发出来的冲击力,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抵挡得住。

        种谔?#23472;?#24049;的指挥和麾下的将士有着充分的信心,卡准了时机,复夺盐州,并不是多难的一件事。

        “怎么了?”前方突?#29615;?#29983;了一点搔乱,让种谔随即变色,“出了何事?”

        ?#24187;?#23567;校很快?#31361;?#26469;了:“盐州那边派人过来了。”

        种谔哈哈笑道:“派人来作什么,投?#24503;穡俊?br />
        “西贼的太后说了,愿意让出盐州城。”小校转述着信使的条件。

        周围的嘈杂声都静了,人人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种谔?#35835;?#21322;曰,突然冷笑一声:?#21834;?#21035;管他。继续前进。”

        “五叔!”种建中在后面叫道。

        “什么事?!”种谔不?#22836;?#30340;回头。

        种建中小声的说道,“没必要拒之门外吧,可以听一听他的具体条件。”

        种谔理都不理:“如此大事,岂是我区区一个武夫能决定的?送他去东京城,让天子和朝廷来决定。”

        “大事……啊!”种建中突然间叫了一声,“五叔你这是……”

        种谔头也不回,“这时候不彻底占了银夏,还等什么?没有斩首,可就没有功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种师中一头雾水,他的五叔和兄长?#36335;?#26159;在打?#27900;眨?#20182;还没有想个通透。

        种建中摇摇头,以他的才?#29301;?#25413;开窗户纸并不需要费太多时间,“没有别的可能。肯定是兴庆府那边出事了。”

        种师中随即也一下明白过来,一拍脑门,惊问道:“叛?#19968;?#26159;辽人?!”

        “没有辽人支持,决不会有叛?#25671;!?#31181;建中说道,“而从辽人那边看过来,直接?#23395;?#20852;灵,比起煽动叛乱收获更多!”

        种师中勃然变色:?#26114;?#20010;耶律乙辛!我们?#21015;?#33510;苦的一场下来,全给他捡了便宜去!”

        种谔一怒回头,“少说废话,今天入夜前,要进抵盐州城下!”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