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32章 吴钩终用笑冯唐 12
    readx();    “说话算数?……吴逵是这么说的?”韩绛?#39318;擰?br />
        “吴逵正是这么说的。”陆渊连忙点头。

        他虽然被吴逵小瞧了,却也不敢将吴逵让他传的话有丝毫隐瞒和扭曲。城里有几千张嘴,吴逵和他的对话根本瞒不住,若是他敢扭曲半点,事后一旦暴露出来,等着他的就是枭首一刀。

        可是这个营?#25163;校?#25285;得起‘说话算数’这四个字评语的也就两人——韩绛、赵瞻。

        另外种谔、燕达两个副总管勉强也能搭点边——?#20040;?#21487;以被称为太尉了——至于其他人,那都是听候使唤的宣抚司僚属。他们说出的话,只要几个大佬不点头,那都不算数。

        只是韩绛自是不可能纡尊降贵;种谔和燕达乃是一军主帅,当然也不能去;所?#23472;?#21518;就只剩下一人,二十多道视线便齐刷刷的往赵瞻看过去。

        赵瞻脸色微变,他?#29992;?#24819;到自己也会有去劝降叛军的一天。不过他也不是胆怯之辈,在这里退缩了,他脸上也?#20063;?#20303;。一扬脖子,就要站出来自荐。

        “此事万万不可!”先一步跳出来的却是种谔,他急声道:“赵郎中乃是天子?#38057;跡?#20195;天巡狩,岂有屈从?#35328;?#20043;理!”

        种谔这话说的是没错,叛将吴逵一句话,就要让赵瞻这位天子?#38057;?#36305;去咸阳城里,这朝廷的脸面丢不起。

        可种谔并不是要为赵瞻解围,而是他和韩绛还想把今次横山之败的罪名让赵瞻分担一点。要是让赵瞻出面劝降成功,这些盘算就只能留在梦里了。无论如何,都要把赵瞻撇到一边去。

        “吴逵故意刁难,分明是无意降伏。”

        “相公,不如直接打吧。末将可立军令状。”

        “末将也敢立军令状。城墙今天都已经砸塌了一块,明天就能破城。”

        种?#21776;?#20102;头,下面的将校也纷纷表达自己意见。自己得不到的功劳,也没必要让其他?#35828;?#20102;,干脆拉倒。反正今天都看到了新型投石车的威力,比起旧式样,强出百十倍。用几天时间,造出个百八十具,一口气把咸阳城的一圈城墙都砸烂掉,看吴逵怎么办?!

        可韩绛不去理会他们。他沉声对陆渊道:“陆渊,你把你跟吴逵的对话,从头到尾的说一边来听。”

        陆渊听了吩咐,不敢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他进城后,跟吴逵的对话全都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众?#35828;?#30446;光重又聚集在一处,只是这一次,他?#24378;?#30340;不是赵瞻,而是站在班次最后的韩冈。

        ‘说话算数’有两种解释,本来众人都是以为指的是为高权重、说话有?#33267;浚?#20294;现在看来,吴逵却是想找一个说话算话的至诚君子。

        结合起吴逵前面与陆渊的一番对话,最后说话算数的这四个字,?#31508;?#30528;落在关西军中名声最好的韩冈身上。

        众?#35828;?#30446;光灼灼,韩冈被刺很不舒服。他暗叹了口气,想不到这招降的任务,终究还是着落到他的头上。

        韩冈无意跟在列的众将争夺功劳,但吴逵既然指了名,他也不好不出头。要不然那就真的要开战了。若是这一战中城中百姓伤亡过大,他韩冈可是脱不?#35828;?#32618;名。加之为了那三千叛军,为了能充实河湟地区薄弱的汉人势力,他都是得去咸阳城里走上一遭。

        韩冈迈步出列,向着韩绛行过礼,道:“说话算数,韩冈绝然当不起。但息兵销灾,使咸阳百姓不受兵燹之苦,韩冈何敢推却?当把朝廷的恩典和相公的宽大,传与城中叛军,让他们束手而?#25285; ?br />
        ……………………

        入城劝降的人选定下,军议便宣告结束。不过韩绛把韩冈留了下来,接下来韩冈要去劝降吴逵,依理也该吩咐一番。

        韩冈垂手而立,等着韩绛发话。

        韩绛看着他过于年轻,却沉静稳重的面容,沉默了很长的时间。

        韩冈并不是王文谅那种会溜须拍马、招上司?#19981;?#30340;姓格;只看那对锋锐的眉眼,就知道他绝不是甘居人下的脾气;不论是?#23472;?#24049;,还在京城对?#21644;酰只?#26159;这两天对上了赵瞻;都可以看出韩?#38405;?#25240;不弯的姓子——一个标准得过了头的士大夫。

        刚硬起来,不给任何人脸面的脾姓,韩绛说不上多?#37070;停?#22914;果真的碰上,最多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才会赞上两句。但韩冈不同于一般的士大夫,他有过?#35828;?#25165;能,如果能善加使用,总能带来最丰厚的回报。

        而对于韩绛来说,或者是对每一个上位者来说,溜须拍马的手下当然也要有一两个,但能给自己带来足够利益的僚属,才是他们最为倚重的。

        韩冈才智胆略皆过人一等,早前累累功绩就不说了,在罗兀城的事也不需多提,光是他到了平叛的第一线,才几天工夫,就轻轻巧巧的帮着自己解决了大问题,让自己不再焦头烂额;又在兵械上有所开创——新式投石车对军中的意义绝不下于神臂弓。

        如此人才,世所罕?#23567;?br />
        而且最关键的,是韩冈懂得投桃报李,并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他得到王韶的荐举,便用心于河湟之事。为了让?#25307;?#30340;通远军,多上三千户汉人,他可是不顾身份低微,而出头建言要保下这三千叛军。

        “王韶真是有福啊……”韩绛忽然叹了口气。

        韩冈没料到他等了半天,却等来这一句话。抬眼看看韩绛,明白了他的心意。

        但韩冈并无意改?#24187;?#24237;,并不是他对王韶有什么?#39029;希?#32780;是他?#23472;?#24049;的事业?#39029;希宰?#24049;选定的道?#20998;页稀?br />
        他也不怕韩绛会因?#22235;招?#25104;怒,他知道韩绛看重自己,是因为他能给韩绛带来足够利益。

        为什么韩?#23472;宰?#29983;后的一年多来,每每都能得到看重,并非是他才高八斗,也并非他有积淀千年的知识,而是他在关键的时候,都能给人以助力。无论王韶、王安石,还是现在的韩绛,韩冈没少为他们?#20934;?#29486;策,出力流汗,这样的人才如何会不被重用?

        至于他一心于河湟,那可是加分,这个时代士林的风气,也在鼓励这样的行为。

        所以对于韩绛委婉的招揽,韩冈也便保持沉默,仅仅是弯了弯腰,表示自谦而已。

        韩绛叹了一声后,韩冈的态度并不出他意料。韩冈对王韶?#20506;?#32831;耿,当不会为了一句话而改?#24187;?#24237;。但眼下能给自己带来惊喜,这也就足够了。

        “玉昆,?#38405;?#30340;才智胆略,多嘱咐你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只望你能多加小心,安然回?#24403;?#26159;。”

        “多谢相公关心。韩冈必不负所?#23567;!?#38889;冈拱了拱手,说着。

        韩绛微一沉吟,却又不厌其烦的叮嘱道:“吴逵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做蠢事。”

        韩绛的多话,让韩冈更加确认他?#23472;?#24049;的?#31454;?#20043;意。而韩绛的话中隐义,韩冈也点头表?#23601;?#24847;

        ——吴逵当不是?#24066;?#23601;死的人。

        吴逵对陆渊的一番话,摆出自我牺牲的姿态,让下面叛军对他感恩戴德,如果接下来的?#38057;?#35828;错一句话,三千名被围在咸阳城中,本已经开始动摇的叛军,很有可能就跟吴逵一条道走到黑。

        不过吴逵能用言语做到的,他韩冈也是有一些自信。以名声论,他韩冈也不算差,论口才,他韩冈更为出色,而说起透析人心,吴逵可是要瞠乎其后。

        ……………………

        月色微明,咸阳城的城头上点起火炬,一条光带绕城一周,照着城墙顶端一片?#20301;啤?br />
        吴逵静静的盘膝坐在咸阳南门的城头上,远眺渭水,听着若有若无的水声。七尺长的铁枪横放在腿上,右手紧紧攥着枪身,从冰冷的铁块中,传来夜色的清凉。

        夜风习习,从他背后?#36947;矗?#24102;着清淡的?#19968;?#39321;,让人忘了眼前烦忧。咸阳城中多有?#19968;ǎ?#22312;二月中旬的春风中渐次开放,到了三月初便为极盛,直至三月中旬,方才凋零殆尽。

        每年的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城中总是花香浮动,片片花瓣随风而舞。几处名园之中,更是?#27704;?#22914;锦,游人如织。

        吴逵曾经在咸阳住过不短的时间。他年少风流时,也曾呼朋唤友,携记而游。虽没有文人吟风弄月的风雅,但也纵酒高歌的癫狂,醉后论兵的豪放,也不输于那些措大。

        只是一切都随时间远去,就像城外的渭河水,再也追不回来。唯有掌中这杆?#35780;?#27785;黝的铁枪,才是几十年不变跟随着自己,给他带来一丝微不足道的安全?#23567;?br />
        “都虞……”来自身后的轻声呼唤,打破了吴逵身边的宁静。

        吴逵回过身来,见着是自己的亲卫。“是外面的官军又遣人过来了?”他问道。

        亲兵躬身回话,“回都虞,是秦凤路的韩机宜。”

        吴逵呵呵的笑了起来:“果然还是韩玉昆。”

        他一转枪身,当得一声响,用力杵在?#35828;?#19978;。扶着枪杆,霍然长身而起,“走,就去见一见韩玉昆。看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