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25章 阡陌纵横期膏粱 三
        韩冈前生在社会上闯荡多年,见惯了人情世故。人心会变质,虽然现在瞎药对他心悦臣服,俞龙珂见了他也是?#30606;?#27605;敬,下面的蕃人甚至视他为神明,但在郭逵等?#35828;?#26435;势面前,他们的那一点敬畏之心,转眼就会烟消云散。

        而有利益维持的关?#31561;?#26159;坚固的。只要有着源源不断的金钱的滋润,韩冈相信蕃人们?#23472;?#24049;的敬意,会根深蒂固的保持下去。只是有一条需要注意,韩冈必须得让蕃人们明白,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不能带给他们同样多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韩冈放弃其他同样能给蕃部带来大量收益的手段,而选择了药材这一项。

        此事宜快不宜慢,虽然成事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19978;?#24471;在俞龙珂、瞎药以及张香儿,这三个青渭地区的蕃部大头领的面前画个大饼再说,不然?#20154;?#20204;去了秦州,别人还好,俞龙珂肯定会?#26029;?#37101;逵。但眼下空口说白话也不行,先得回去把相关的资料整理出来。

        看到郭逵插手缘边安抚司的内事,王韶也没了游玩的兴致。当即叫起了高遵裕,把此事一说,?#28216;?#20013;出来的太后?#36164;澹?#33080;上便是挂着深冬腊月的严霜。预定中的行程不了了之,众官当即回返古渭。?#25925;?#24352;香儿不知情由,还以为自己哪里慢待了,吓得连连赔不是,韩冈一番好言好语的才把他安抚住。

        紧跟?#25490;?#21457;冲冠的两位顶头上司,碎乱而又沉重的马蹄声,就像现在韩冈的心情。真要说起来,?#25925;?#32536;边安抚司先破坏了和郭逵之间的默契,瞒天过海的出兵星罗结部。但郭逵出手撬人墙角,是官场中的大忌,也是任何一个官员都难以容忍的做法。

        ‘两边都有问题。’韩冈在心中给两边各打五十大板。

        王韶和郭逵都想吞下最大的一份蛋糕。郭逵因为他是后来者,所以只求军功。但王韶这边,河湟之事是他首倡,眼下的大好局面,?#36136;?#20182;胼手胝足?#37327;?#32789;耘的而来。近三年的时间里,王韶所耗心力不足为外人道。单是韩冈认识他的这一年来,王韶已是很明显的苍老了下去。一番心血,他怎会?#24066;?#35753;人拿走最大的那一块蛋糕。

        眼下两边的矛盾正在激化中,虽然因为顾忌到后果,都还没有撕破脸的打算,也在极力克制自己的冲动,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令人难以乐观。韩冈不想插足进去,他无意再为王韶冲锋陷阵,尤其要面对一直很赏识他的郭逵。他为王韶已经做得够多了,眼下?#25925;?#20026;自己考虑多一点。

        回到古渭,韩冈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朱?#23567;?#26417;中既然能向张香儿要药材,对这个行当的了解肯定不少,而且?#32456;?#25569;着疗养?#28023;?#38656;要什么药材他也同样明白。另外他又派人去秦州把仇一闻请来,老?#19968;?#22312;秦凤人头熟,地理更熟,哪座山里有什么要,他最是门清。

        等韩冈将一切厘清,把公事一一分派出去,回到家中时,已经有着更夫敲着梆子,在城寨中的街道上走着。入冬后,天黑得越来越早,群星?#35328;?#22825;穹中?#20102;浮?br />
        十几名亲卫将韩冈护卫在中间,渐渐接近自家的宅子,一个小小的身?#23433;?#22312;门洞中,见到韩冈回来,忙迎上前。

        “三哥哥,你回来了。”

        “?#19968;?#26469;了。”

        夜幕下,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倚门而望。纤细的身影?#23835;崛?#24369;,让人怜惜。韩冈已经几次让韩云娘不要再到门外迎接。小?#23601;?#36824;不满十四,可就是犟得如同几百万年?#31921;?#19979;来的石头,怎么也不肯答应下来。

        进门前,韩冈跺了跺脚,将官靴上沾的泥土都顿在了门外。**月的时候,因为渭源的事情,韩冈忙得脚不沾地,三过家门而不入,几乎跟大禹一样。这件事让家里知道后,韩冈没少被韩阿李埋怨过,而韩云娘和严素心则更是满眼幽怨。也直到了现在才轻松一些。就是老往地?#25918;埽?#38772;子总是干净不了。

        韩冈进屋的时候,韩阿李正在屋中做着针线活,而严素心不在——多半是在厨房?#23567;?#21453;?#25925;?#20911;从义坐在屋?#20449;?#38889;阿李?#36763;模?#38889;冈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等自己回来。

        见韩冈进屋,冯从义连忙站起身。而韩阿李则放下手上的针线活,一脸不高?#35828;?#35828;着:“你爹早早的就回家了,三哥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准备的饭菜都浪费了,还让义哥儿等了这么久,也不知让人回来知会一声。”

        “?#34892;┘笔?#35201;忙,一时忘了。”韩冈向冯从义说了声抱歉,冯从义连连摇手说着不?#25671;?#38889;冈看看内间,问道:“爹在哪里,?#20154;?#20102;?”

        “你爹不能跟你比,累了,先去睡了。”韩阿李说着,重新拿起针线。从式样上看,她缝的应是件袍子,也不知是给谁。

        韩冈叹了口气:“爹的身子骨也不比年轻时了,娘能不能劝劝爹,让他老人?#20063;?#35201;天天下田去?”

        韩阿李低着头,手上飞针走线,对韩冈叹道:“你爹就是一条劳?#24471;?#20139;不了福,闲下来反而会生病……就跟三哥你一样,都想着越忙越好……你也是忙昏头了,也不见你问问义哥儿来家里有什么事?”

        韩冈闻声便将视线转过去,冯从义接着韩阿李的话头:“这是上个月的账簿,要让三哥过目一下。”

        “算了,这些东西我看着头疼,有娘盯着就行了。”韩冈无意去根?#32943;?#33410;,一点点的去查账册。但他也不是直接放手,韩阿李会算账,韩冈家里的生意都是在?#20811;?#26469;做最后的复查。而且现在商行从上到下都建立在韩冈的地位上,冯从义都闹不出什么花样来。

        韩冈让冯从义开办的商行叫做顺丰行,与王韶家和高遵裕两家的商行,鼎足而三,仅仅半年就掌控了古渭榷场的超过七成的交?#20303;?#32780;且尽管这三家商行在一开?#23395;?#22256;扰于比普通人借贷要高出一成的利息,但这几个月的时间,近乎垄断榷场中的交易,却已经足以让他?#21069;?#38065;都还上了,冯从义就是来通报此事。

        “那些借了官中的钱确定都还上了?!”韩冈低头算了一下,按?#36134;?#20016;行的收入,的确可以把半年前的贷款抵消掉。

        冯从义立刻点头:“连本带利都还清了……就是人手不足,让许多生意只能眼睁睁地放过去,否则就能更早?#38476;?#38065;都还清。”

        “这样啊……”韩冈沉吟着,“护卫可以找蕃人,瞎药那边能派出不少得力人手。至于交易的掌柜,要跟蕃人懂得互敬互谅,不要因为身份而互相诋毁。”韩冈知道,这里?#34892;?#22810;人跟城中的蕃人势同水火,但他不想在眼下积极的应对,“至于新任掌柜的关系,可以慢慢的来。眼光放长远一点,一点点把人培养起来,这样的人才,才会有着足够的忠心。”

        “三哥的话,小弟记清楚了。”冯从义作出谦虚好学的的模样,其?#20498;亲永锘故?#36879;着自信。韩冈把药材之事跟冯从义说明了,冯从义只想了想,便说要去调查一番才?#23567;?br />
        韩冈不以为异,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一句虽然如今的人们并没有听说过,但同样的体?#23835;?#26159;许多人都拥有的。冯从义也不例外,这让韩冈觉得很欣慰。

        说了一番闲话,冯从义看韩冈也乏了,便起身告退离开。韩冈将其送出?#22909;牛?#21482;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就把贷款还清,等到明年,开春后商旅重行,剩下的就是净赚,这也算是冯从义的本事了。

        在家中住了一夜,三月不知肉味的韩冈把严素心折腾了许久。一点点变得?#23835;?#36215;来的身体,还有光洁细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

        第二天,韩冈就从王韶那里听说他要提前去京中诣阙。王厚私下里则跟韩冈透露道,他老子这是进京去唱莲花落的。

        王厚调侃自己的老子,但实质上却是一点没错。王韶进京诣阙本来要到年底才去的,现在提前了两个月。一方面是为了带领顺服无比的瞎药三人一起去逛东京;另一方面的原因,王厚抱怨了许多,就?#21069;?#25242;?#20037;?#26377;钱了——这年头连地主家都没有余粮——王韶也只能到京城去唱莲花落要钱。

        “不过今次这些?#35828;笔?#35201;赐姓了。”?#37327;?#20102;许多时曰,瞎药终于彻底顺服,连带着俞龙珂和张香儿都要一起进京。他们的成功,韩冈也算上是其中的一半功劳。

        “管他赐什么?你听没听说过,听说郭仲通也准备回京?”王厚突?#24187;?#20986;来一句。

        “不可能!”韩冈摇着头,“那条传言是假的。”

        韩冈在秦州城中的耳目消息比王韶还要强上一筹,州县两边他都有人。尽管韩冈此时官位?#32536;停?#20294;他会为底下人做主的姓格,让人投到他门下有着足?#22351;陌?#20840;感:“郭逵才来么没几天,凡事未见功勋,不可能就这么甩着手回京城去。等着看好了,他肯定还有后手的。”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